一二一

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

【楼台】扮猪拱白菜01

背景现代 【腹黑楼 X 兄控傻白甜台
梗是扮猪吃老虎,可惜这文里台宝宝不是老虎是傻白甜小白菜,只能变成扮猪拱白菜了嘻( ̄▽ ̄)大哥才是真●老虎,一心以吃掉弟弟为己任(๑•̀ω•́๑)虽说本质上是腹黑的,但大哥也是枚内心活动极其丰富(碎碎念)的男子呢!毕竟两兄弟嘛。
唯一和原著相同的大概就只有俩人不是亲兄弟吧,其余的,私设如山。
【快饿死了,想吃楼台粮想到疯。自割大腿肉,不好吃也没办法啦TT


"大哥,你不回来了吗?"明台有些慌,大哥已经好几天没回过家了,不会真像别人说的那样给他找了个大嫂吧?
"嗯,你乖乖待在家里,大哥最近没时间,等忙完就回来陪你。"电话那头的声音跟平常一样,低沉好听,明台的心却无法因此感到平静。他总觉得真等大哥回来事情就不一样了。
"你,你没生气吧?"
"没有。大哥怎么会生你的气,你是对的,我的确应该好好找个女人过日子。"
"………"
"明台?没事的话我就先挂了,公司还有事。记得早点睡觉,有什么需要就跟保姆说。"
"我──"
"嘟──"电话已经挂了。
明台一时也明白大哥恐怕是真的不想跟他说话了。公司忙所以回不了家这种借口,一点儿都当不得真。毕竟从小最疼他的大哥就算在当初公司面临最大危机的时候也坚持每天回家,为的就是陪他这唯一的弟弟。从小到大,明楼都没这样冷落过他,无论他闯了多大的祸。甚至只要他撒撒娇明楼就会马上毫无原则地原谅他,宠着他,更别说像现在这样,晾了他好几天。
可是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那天他不过就是提了一两句,没想到大哥反应这么大。可是,任谁知道自己从小崇拜的大哥竟然喜欢的是男人也会慌吧。明台觉得自己委屈极了。
作为一个资深兄控,他其实也不想大哥找别人,他希望大哥永远只属于他,但这不可能。太自私了,他也做不到。但只要大哥没有那方面的意思他也不会催大哥去找人,他还没那么无私可以这样把大哥推给别人。
事情就出在上周六。那天他跟往常一样坐在客厅里,一边看着电视一边等大哥下班回家。虽说如今他已是个大学生了,但因为学校就在本市离家不远,他大哥就自作主张地跟学校要求不住校了。明台也乐在其中,反正家里舒服,又有大哥陪,他也习惯了每天等大哥下班回家跟他一起吃饭。可是那天到了时间点也不见大哥回来,正疑惑着,那边电话就打来了,说是晚上有应酬不得已要出去吃,让明台自己先吃饭不用等他。
虽说有点意外,毕竟这是大哥第一次因为应酬不回家吃晚饭,但明台也没多在意,想是连大哥也推脱不了的大生意。
大概到晚上11点的样子,明台才听到了声响。保姆阿姨早就离开了,偌大的客厅里只有他,电视的声音开的很小,就怕自己没听到大哥回家的声音。
"大哥!"
"明…明台…唔…"打开门发现自己平日里稳重冷静的大哥浑身酒气,有些站立不稳地靠在门前,一只手还揉着太阳穴明显一副不适的样子,明台既心疼又有些生气。
"你怎么喝了这么多酒!"一边抱怨着一边手脚不停地把酒鬼大哥扶进屋,明台也来不及思考原因,只使劲在脑子里搜索有哪些解酒的法子。
「这么晚了还是先把大哥弄床上吧。」想是这么想,可惜要把比自己大了一号的人弄到床上……简直不易。更何况喝醉后的大哥几乎全部重量都压在他身上,让细胳膊细腿的明台着实有些吃不消。早知道以前就该听大哥的话好好锻炼身体的,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弱鸡………明台不无悲催的想。
等好不容易把醉酒的月半木娄扶到床边,明台已经差不多去了半条命,一时脚软,又不知是绊到了哪里,就和旁边的人一起滚到了床上。
"嗷──!"也不清楚怎么弄的,跌倒在床上的明台是被明楼给压着的,这下剩下的半条命也快没了,"唔……大哥……大哥你醒醒……我……我起不来……"
可惜身上的人似乎没听见,醉的迷迷糊糊地,好像以为身下的人肉垫子就是床了,一个劲地在明台身上蹭,还很舒服的样子。
明台简直要气得吐血了,谁能告诉他平时一向精明的大哥喝醉了酒竟然是这幅蠢样!
可他实在没力气把明楼给掀开了,只好试图用语言唤醒身上的人。
"大哥……大哥你睁眼瞧瞧…我是明台啊…"
"唔……宝宝?"
听到宝宝,明台唰地一下就脸红了。
"我不是宝宝………我……"
"嗯…不是宝宝……是宝贝儿。"
只是这次明台还来不及羞恼,就被自家大哥的下一个动作给吓懵逼了。
"来……宝贝儿…让哥亲一口…"说完便堵上了身下人的嘴。
轰的一下,明台只觉得自己不仅脸上烧起来了,心也跟放在火上烤一样,滋溜滋溜地,冒着烟儿。
"唔………"下意识地挣扎了一下可惜没起到丝毫作用,反而让对方的舌头有机可乘。过了一会儿,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身上那人的酒气给传染了,明台竟也觉得有些醉了,一时晕乎乎的不知所措,任由身上的人在他嘴里攻城掠地。
本应醉酒的人此时却极富技巧地一路煽风点火,逆着光藏在暗处的眼神晦暗不明,倒是原本清醒的那个被弄得迷迷糊糊不知今夕是何日了。
突然,明台感觉自己身上一凉,一个激灵清醒了不少,发现自己衣服竟已经被扯开了,低下头他甚至能看见自己裸 | 露的胸膛,而他大哥的嘴唇此时正在一点一点往下移,从下巴到脖颈……明台突然惊醒过来!
"大哥!你醒醒!我是明台!"一股凉意渗上心头,他刚刚跟醉酒的大哥做了什么……他们可是兄弟,大哥醉了但他没醉!可是刚刚他却如同没了意识一般沉溺在大哥的亲吻之中……念及此他开始不管不顾地挣扎起来,可惜始终无法挣脱分毫,醉酒中的大哥力气大得惊人,而他早在先前便耗光了气力,更勿论后来整个人都被亲得软了下来,身体一点力也使不上,只能徒劳地试图躲避身上人的桎梏,结果反而在扭动中感觉到了抵在大腿根处的灼热……
"宝贝儿…别动…"此时的明楼也不好受,皱着英气好看的眉,暗自调整了一下呼吸才使自己勉强镇定下来,不至于此刻就不管不顾地强要了身下的人。
"我是明台!你弟弟!"明台此时也是真的慌了,毕竟他大哥那处还兴致勃勃地抵着他大腿根,虽说他没做过这种事,但作为一个正常男人当然清楚这代表着什么。估计他大哥这是醉酒把他当成外边的女人了。明台心里又气又急,还带着点自己也没察觉到的委屈。难怪叫他宝贝儿,这人在外边恐怕就是这么叫的别人。
「我当然知道你是我弟弟,不是明台我还不上。」明楼默默在心里回了一句,嘴上却不敢直接说,只不断重复着"你是我的宝贝儿……"手上也没停下来,这里揉揉那里捏捏。
没曾想把身下的宝贝给揉哭了。
明台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哭了。好歹也是个成年人了,距离上次哭已经不知道过去多少年,那时还是个小屁孩也不觉得有什么,更何况哭一次还能换来大哥的更多宠溺。后来渐渐长大也知道作为男子汉不能轻易掉眼泪,有大哥宠也不行。说起来他自小被大哥护得太好,也没什么伤心事儿,就算哭也是小哭小闹博点同情,能在闯祸之后能得个从轻发落的好处。用撒娇就能解决的事儿何必用眼泪,这是大哥逗他的时候说的,其实是心疼他哭,他自己也不愿让大哥太心疼所以再也没哭过了。可是这一次他却怎么也忍不住,就是觉得心里头特委屈,虽然自己也知道这么大的个人了还哭简直臊的慌。但只要一想到大哥这是把他当别的个什么人了对他做这种事,还叫着宝贝儿却不是叫他,眼泪就怎么也止不住。脑子里还不合时宜地想着,我也就很小很小的时候被大哥宝宝宝宝的叫着,现在他竟然叫别人宝贝儿,还是升级版的!金豆子就掉得越发厉害了。
明楼也是亲了好一会儿却发现这人没个丁点动静,心里头疑惑,这才一抬头,结果发现自家小祖宗哭得眼睛都红了,心里头咯噔一下,完了完了,也不敢耍酒疯了,连忙爬起来一把将人搂在怀里,"宝宝别哭了,大哥这是醉糊涂了,你别生气,大哥不会再欺负你了。"
"谁,谁是你宝宝了!"明台眼泪也流过了,发现大哥已经清醒了,顿时擦干眼泪一脸凶巴巴地说。
"对对对,我们明台已经长大成人了,不是宝宝。"明楼这个时候也不想着什么占便宜了,就想着赶紧让小祖宗消气。天知道他明楼什么都不怕就怕他明台掉眼泪,明台从小不像别的孩子有爸妈陪在身边,他只有明楼,所以似乎连哭都不怎么会,别的孩子哭都是嚎啕大哭,生怕全世界都不知道似的,只有他,哭的时候跟猫儿一样,半点声音也不出,就抿着唇然后微微一瘪,一双桃花眼里堆积的全是泪水,轻轻一眨眼泪就止不住地往下滴,每次都让明楼心疼死。
"你刚刚做了什么你知道吗!"
"………"明楼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难道他能对着明台说,这一切都是我故意安排的,目的就是为了趁机把你吃干抹尽吞进肚子里,从此以后真正变成我的人?
大概会吓坏人。
"你竟然把我当成你的小情人!还对我做,做那种事!有你这么当哥的吗!"
「如果可以我才不想当你哥。」明楼第一反应就是这个,但一想到他说的前一句话,就觉得,这套路不对呀。这种情况下不该怀疑自己哥哥对自己做这种事的目的吗?酒醉现原形,自己大哥竟然对自己有非分之想!可是,谁能告诉他,怎么变成替身梗了?!
明楼此时很想披着小马甲上某情感天地论坛发个名为【弟弟以为自己是我的替身情人该怎么办!急!在线等!】的求助帖…
"怎么,敢做不敢认啊?"
看着自家弟弟斜睨着眼一副"我都看破了"的样子,明楼就想一巴掌糊上去,我怎么会有你这么蠢的弟弟!
当然,明楼舍不得,也不敢。
而且这小子虽说装得很正常的样子,但紧抿的唇还是泄露了一些他正极力掩藏的信息,委屈又不甘心。
……
这样误会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说不定可以借机看清明台内心,也让他自己看清。而且还省了许多解释的麻烦,否则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这种事一时半会也说不清,太急躁反而会吓跑自己的蠢弟弟。
"大哥错了,大哥以后再也不这样了,原谅大哥好吗?"
……
认错这么快,不科学啊。明台腹诽。
"哼。那行,你告诉我那人是谁,"一想到这儿明台又有些委屈,末了又补上一句,"你还叫人家宝贝儿,也不嫌害臊。"
"谁?我有叫谁的名字吗?"我叫宝贝儿明显就是叫你,你听不出来就算了还以为我叫的是别人!爹真是有苦说不出。
不过一想自己好像就叫过明台宝宝,他不知道宝贝儿指的是他似乎也情有可原。以后话挑明了一定天天叫他宝贝儿让他早点适应,叫他把帽子扣在别人身上!
明楼一时脑内无数,以至于明台后面的话也忽略了。
"你不会真的喜欢男人吧!"
被明台的大声质问拉回思绪的明楼有些懵逼,刚刚发生了什么?竟然让明台的思想觉悟有了质的提升!这样的话下面他一定能猜到这男的就是他自己吧,明●一脸欣慰●楼丝毫意识不到他弟的脑回路有多清奇。
"我就说你怎么从来没提过给我找大嫂的事,原来是因为………要不是你醉酒暴露了恐怕我都不知道这回事!你竟然……"明台一副没缓过神的样子,看他哥这幅表情,猜测一定是真的了…难怪对着他都能认错人,估计是个年轻男孩儿,他还整天叫着人家宝贝儿。
明台又有些想哭了。
今晚打击真多。明●一脸崩溃●台这么想着。
……
明楼觉得自己一点也不了解自己的弟弟。智商在正负之间来回切换,毫无压力。
看来这对话没法进行了。
"所以呢,你怎么想。"明楼试图换个角度想,也好,先让他知道自己喜欢的是男人,那以后知道自己喜欢的是他也更好接受点。不急不急,慢慢来。虽然这锅背的有点冤枉,毕竟他喜欢的从始至终都只有明台,其他男人或者女人,他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哥……虽说现在喜欢男人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是正常人的话还是更……"
"你是瞧不起你哥吗?觉得你哥喜欢男人恶心?"
"不!我怎么可能觉得你恶心!你是我大哥!我,我只是…觉得……你应该找个…女人。"明台自己说着说着声音也变小了,最后的两个字甚至他自己都有些听不见。他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其实他希望大哥谁也不找,可是如果非得选的话,一个女主人似乎更适合这个家,只有他和大哥的家。但这样又很过分,喜欢这种事是能勉强的来的吗?何况还性别不同。
"喜欢谁这种事也不是我自己能决定的,就算我想听你的也改不过来。大哥的事你不用管了,就这样吧,你先回去休息,我明天一大早还要去公司开会。"
"我,好……大哥早点休息吧,我先回房了…晚安。"
"晚安。"
原地楞了一会,明台似乎才反应过来,慌慌忙忙地回了自己房间。
他刚刚是习惯性地在等大哥的晚安吻。
那是从小的习惯了,每晚他都会乖乖躺在床上等着大哥来跟他互道晚安,然后大哥会亲亲他的额头,只有这样他好像才能睡个好觉。即使他现在已经是个二十岁的大人了,这个习惯仍然是他们两兄弟之间的默契,似乎永远不会随着时间的改变而改变。
所以刚刚听完大哥说晚安他也是习惯性地等着大哥的晚安吻,忘了如果就那样站着亲额头会有多别扭,更忘了刚刚讨论的话题是有多不适合这样。
………
躺在床上的明台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觉得夜晚太漫长,可惜他一点也睡不着。


TBC.

看样子一发完结不了,本来想写个小短篇没想到一时没收住尾( ´•̥̥̥ω•̥̥̥` )但现在实在困得受不了了,先睡个觉再说吧23333
还会继续写,应该就这几天会完成。就算没人看也绝对不坑,不坑,不坑!
毕竟我第一篇楼台文😂

评论(26)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