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一

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

【蔺苏】快递苏的逆袭之路05

5、

不得不说,那晚他俩吃火锅吃的挺开心的。都完全忘记原来的目的了,什么增进感情的屁话梅长苏也来不及想,抢肉吃才是最重要的好吗!谁知道蔺晨作为大老板就跟刚从贫民窟出来一样使劲跟他抢菜!

作为一个吃货,梅长苏能感觉到那种同类相吸。深深地。

他之前还担忧自己跟蔺晨一起吃饭会紧张说错话,事后想想果然太天真,抢菜抢的热火朝天哪有时间静下来聊个天,一言不发就开抢。

不过也有收获,他俩口味还是跟前世一样相似。

这样就更好办了。梅长苏乐呵呵地想。

“麻烦把你那张痴呆脸给收收。”坐在车里的陆言实在看不下去了,从昨天他去梅长苏那儿帮他搬家时这人就时不时露出这种表情......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脑子瓦特了。

“陆哥我真的今天就能住进新公寓了么?”回过神的梅长苏想要再确认一下,他兜里还捂着今早陆言给他的新居钥匙。

“不然睡大街?你那房子昨儿搬完就退了。反正新公寓本来就是装修好的,搬进去就可以直接住人了。需要其他什么慢慢补上就行。”

“那今天中午我就可以回家好好做顿饭了哈哈哈哈,新厨房比以前我那个好多了,终于可以尽情展现我的厨艺啦!”

“.........”

陆言万万没想到这人只是为了厨房。

车还在开,今天他要开始上课了。培训地点是杜黎老师所在的xx电影学院,离公司有一段路程。梅长苏无聊,又打开微信点进了“媳妇儿”的聊天框,瞅着里边的聊天记录笑眼弯弯。

自从那晚他们一起吃过火锅后,凭着口味相似这点就让他们结下了“吃”的革命友谊,可谓抢菜抢来的交情。所以这两天时不时就会聊上两句,不再像一开始那样就他单方面干巴巴地找话题聊了,蔺晨也会主动找他探讨一下相关话题,比如哪里又新开了一家火锅店哪家店更好吃什么的。发展趋势相当明朗。

两世都改变不了吃货的本质,梅长苏觉得蔺晨装霸道总裁装的真辛苦。难怪那天吃火锅吃的那么凶猛。

不过以后约饭就顺理成章了。嘻嘻。

“啧,怎么又堵车了。”陆言郁闷,专门挑的另一条路走,没想到还是堵。幸亏提前走的,不然第一天上课就迟到无论因为什么都实在是不好。杜黎可难请。

看了眼旁边坐着的梅长苏,压根没注意,正拿着手机噼里啪啦的打着字。

“.........”

-老板今天我搬新家啦!忘记感谢你了,小的一定不辜负您的培养╰( ̄▽ ̄)╮

-嗯,恭喜搬新家。

消息回的很快,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高冷。不过他都习惯了,这人连跟他讨论哪家东西好吃的时候都是这种语气,也就不指望他能“活泼”点了,毕竟快30岁的人了,有代沟啊。

梅长苏毫无负担地这样想着,似乎忘记若真论年龄的话,上辈子他去世的时候比现在的蔺晨还要大些.......

收到回复后梅长苏就不打算继续了,将手机关机。待会儿就要上课了,他需要定下来好好做个心理准备。

要说他完全没有心理压力那是不可能的。

虽然他相信演戏难不倒自己,但总归有所不同,他不知道的事多了去了,有个老师来专门指导自己,这样的机会绝对要好好珍惜。

好在车子并没有堵很久,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

“杜黎的脾气据说不太好,今天如果你让他不满意的话,他是很有可能随时推掉我们的聘请的。”

临下车前,陆言忍不住提醒一句。毕竟他是真的一点底都没有,梅长苏给他的印象还停留在那个戴着帽子送快递的小青年。连面试都没有。

“嗯,不用担心陆哥。”梅长苏知道陆言不是在吓唬他,安慰性地一笑,“我都不紧张你紧张什么。”

下车后他们就往杜黎给的教室地点走去。虽然现在梅长苏还没出过镜没人会认识他,但为了防止以后被人发现,陆言还是让把他帽子口罩都带上,毕竟学校人多。其实当初他也考虑过请杜黎去公司上课的,但这样就容易被同公司的其他经纪艺人发现,免不了让梅长苏被咬舌根,本来梅长苏的空降就已经很遭人说了。

而且这样也显得没有什么诚意,学生上课哪有让老师上门的道理。这是梅长苏当时说的,倒让陆言有些意想不到。他以为像梅长苏那样的年轻人是很难考虑到这一点的,就算知道也不会在意。

“就是里面了。我在外面等你,杜黎上课有他的规矩。”

“陆哥你可以不用等我,等上完课都中午了,我能自己回去,你忙你的吧。”

“你先进去。”

陆言忍着没说其实他是怕梅长苏熬不到那么久就被赶出来了。

见他这么坚持,梅长苏也没再多说什么,走到门跟前轻扣了两下。

“进来。”是略带沙哑的低沉嗓音。

教室不算大但空旷,正对门口的讲台上放着一张桌子,距门不远的下方只有一张木椅,上面坐着一个人,背对着他,看不到脸,低着头不知道在干什么。

“老师您好,我是梅长苏。”

走到椅子附近,梅长苏对人鞠了个躬,才发现这人在玩手机。从侧面看比想象的年轻些,但也是中年模样了。

“先别叫我老师,上台演个你认为还看得过去的。”

梅长苏什么也没说,缓步走向讲台,步伐和手的姿势都发生了变化,如果有外人在场看到一定会感觉有些奇怪,仿佛他身上穿的并非衬衫长裤,而是宽袖长袍。

堪堪将眼睛从手机屏幕移开的杜黎看到这有些玩味地挑眉。

讲台后面还有一张被遮挡住的四角凳,上台后的梅长苏自然而然地撩了撩并不存在的衣后摆坐在凳子上,仿佛那是一张极其舒服的太师椅,然后随意地将一只手肘撑放在桌面上,手掌自然弯成拳状,人微倾,侧头将太阳穴抵在拳头上,另只手一下一下地轻叩桌面,一双极亮的眼神却直直投向台下的杜黎,言笑晏晏

“阿晨,别来无恙。”

仿佛一位古人见到了许久未见的老友。

杜黎也笑。不是仿佛,这人就该是古人。

梅长苏。

........

进去还不到一个钟头梅长苏就出来了。陆言叹气,果然如此。

他正想上前安慰两句“杜黎本来就难搞,还可以找其他老师”云云,结果走近一看发现这人笑的开心,一点也不像被赶出来的,什么情况?

陆言正想过问一下,没想到里面的杜黎也随后跟着出来了。

“你是他经纪人?正好,以后他上课不用来这了,”陆言正想着原来还是一样,杜黎下面的话就直接让他被劈住了“以后直接带他上我家吧,方便教学。虽然他也不需要什么教导了,学的太多反而会被束缚在框里,磨掉本身的灵气,但是一些现代剧的演戏技巧还是得知道的。”

“您,您说什么?”

陆言有些反应不过来。

“啧,这么蠢的经纪人是怎么选上的。”杜黎嫌弃的看了一眼陆言,又转头对着梅长苏,“我跟你说的都记住了吧?回去好好琢磨,下次来我还会考考你。”

“知道了,杜老——黎哥。”梅长苏笑笑。

“嗯,行了行了你走吧,下次记住别又喊错了,我还没那么老。”

说完摆摆手便走了。

“陆哥,你能不能别这样看我了?“梅长苏无奈,这人从坐上车后就一路这样盯着他了。

“你以前不是快递员吗?”

“是。”

“你不是读到高三就辍学了吗?”

“是。”

“你不是孤儿所以一直都挺穷的吗?”

“.......是。”梅长苏扶额,“可是跟这些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了,你一点演戏功底都没有,也没机会学,可杜黎的那番话明显是在夸赞你的演技。你不知道要想得到他的认可简直比登天还难,那家伙一向眼光高的很,国内能得到这样点评的人简直是凤毛麟角。你是怎么做到的?”

“他不是说我有灵气嘛,大概是天赋吧。”梅长苏搪塞了一句。

“你这天赋也是逆天。”说着陆言就有些高兴,无论怎样这让梅长苏今后的路好走多了。

梅长苏只是苦笑。他不过是上辈子时时刻刻都带着面具过日子习惯罢了,都说他是大骗子,不知道骗过多少人,也伤了多少人。演戏对他而言不就是家常便饭吗,也数不清践行过多少次了。而今天那随兴的一小段表演其实算是作弊了,他本就是古人,不过恢复一下前世的姿态而已,根本连演都用不着。

陆言并没有注意到梅长苏的表情,大概是高兴话也多了起来,“其实我也没想到老板这次会请杜黎来给你当老师,虽然他是这方面的翘楚,但脾气也是出了名的难搞,不像一般的给钱就教根本不管那么多。也不知道老板是怎么请到的,好在你也没搞砸。”

听他说到蔺晨,梅长苏心里也缓过来一些。如今他重新为人,再也不是前世的梅长苏了。以前的他是为了死去的用演戏来骗人,现在的他是为了活着的,为了希望而演戏。

纠结这些没有任何意义。

这辈子只有梅长苏和蔺晨,他只需要在乎蔺晨一个人就行了。

他们俩,一定能好好的过完这辈子。


TBC.















评论(9)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