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一

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

【蔺苏】快递苏的逆袭之路08

8、

“叮——”

“来啦来啦!”梅长苏颠颠跑去开门,“欢迎大老板。”还装模作样地摆了个迎接姿势。

蔺晨忍住没笑,”你家围裙还挺好看的。“

梅长苏一懵,妈哒,跑的急忘记脱了。低头一看,这围裙还是陆言帮他买的,上面画的是只笑得傻逼的大白兔。

“哈哈,”梅长苏嘴角有些抽搐,“我也觉得。”一边说着一边偷偷将手伸到背后。

蔺晨假装没看见梅长苏的小动作,“那请主人引个路吧。”

“.........”这需要啥领路的饭桌不就在前面吗,他家又不是城堡。梅长苏心里吐槽,不过还是转身走到了前面,但这下就没法当着蔺晨的面解围裙绳了。

蔺晨跟在后面看着梅长苏背后解到一半的绳子低头憋笑。

两三步走到饭桌跟前,梅长苏让开位置,笑眼弯弯,”怎么样,大老板?看着还不错吧。“

说实话蔺晨看到满满一桌的饭菜还是挺震惊的,尤其是品相还都不错。

”全是你一个人做的?“

”那当然。绝无冒牌!“忙活了一下午当然不错,梅长苏喜滋滋道,“吃了就知道啦。“

蔺晨先尝了一口离他最近的色泽雅丽的虾仁,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真特么好吃!

“龙井虾仁?”他曾经去杭州的时候吃过,虽然样子差不多,但是梅长苏做的显然更合他的口味,海鲜味要重一些,但茶叶独有的清香味也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对啊。好吃吗?”梅长苏是故意将龙井虾仁放在他位置跟前的,清口开胃绝佳。蔺晨除了口味重,嗜辣,还尤其喜欢海鲜类的,一上来就吃太辣的容易伤胃,这个比较温和也一样能开胃。

“说实话,要不是因为你以后是要当明星的,我都想专门给你开家饭店请你去当厨师了。”蔺晨一般都是在外边吃饭,因为不喜欢家里有陌生人所以没请过保姆,只有每天固定去打扫卫生的钟点工。偏偏他这人跟外表不符的极其喜欢吃,经常吃了上顿愁下顿,如果真的聘请梅长苏当厨师了,那他的吃饭问题就完全不用担忧了。

仅仅一道菜就将本质吃货的蔺大总裁引出了无数遐想。

梅长苏差点没喊出“只要你肯当我媳妇儿,我可以天天做饭就给你一个人吃,想吃什么做什么!”

忍了忍,梅长苏只能干笑两声,“继续继续。”

于是,接下来蔺晨把每一道菜都尝了个遍,什么爆椒牛柳,辣子鸡丁,蛋黄青蟹,麻辣龙虾,香酥鸭,干锅千页豆腐,剁椒鱼头,锅包肉,跳水兔,水煮牛肉,奶汤鲫鱼.......他吃过的或者没吃过的,横跨多个地区的菜系,既有地道的家常菜也有合他口味的名菜,但全都是他喜欢的。

吃的简直一本满足。

梅长苏忙活一下午也饿了,再加上看蔺晨吃的那么起劲也食欲大动。这些菜虽然他都试做练习过,品尝过,但和蔺晨一起吃的意义又不一样了,心里在感叹自己厨艺愈发见长的同时也是吃的幸福感爆棚。

于是吃货二人组又开始了不发一言只管吃吃吃的过程。

两个大男人的食量还是很惊人的,况且梅长苏虽然做了很多道菜但是考虑到只有两个人吃,每道菜的量都不多。

所以消灭的还算干净。

“每次跟你一起吃饭都觉得自己表现的像个难民。”吃饱后看着所剩无几的一桌菜,蔺晨笑道。

“我俩一样。”摸摸肚子,真满足。

“不过,你真的是,太厉害了。”蔺晨丝毫没有夸大,这是他迄今为止吃过的最满足的一顿饭,明明无论多名贵多美味的菜他都吃过,但偏偏只有梅长苏做的菜最合他意,最让他满足。

“嘿嘿。”梅长苏笑眯眯,“以后我随时都可以给你做啊,只要你想吃。其实家常菜我最拿手了,因为是经常做着的。这里一些菜我做着还很生疏。”

梅长苏觉得自己离成功不远了,媳妇儿的胃他至少抓了一大半。

“已经很好了,我很喜欢。真的。”

梅长苏心里的小人在举着旗子欢呼。又乘胜追击,“反正我自己也要做饭吃,以后你想吃了随时可以告诉我,就做些家常菜也不会麻烦。”

“那菜就我买吧。”蔺晨也没多犹豫,这个提议实在太诱惑了。

“好呀!”梅长苏差点没高兴的跳起来,“现在还早,要不要先出去散散步消食?就在附近。”

“也好。”

梅长苏的提议和他的答应都显得极为自然。

直到并肩走在路上了,蔺晨才恍然想起自己这貌似是第一次跟除了家里以外的人饭后散步吧,还是个男人。

奇怪的是即使他俩基本没怎么说话,气氛也不会尴尬。就像他俩之前每一次的相处一样。

“小心!”刚刚有些分神的蔺晨还没反应过来旁边的身影就冲出去了。

梅长苏堪堪将站在路口的小孩抱离,仅仅是下一瞬间便有辆大货车急速驶过。

“呼......刚刚太危险了,小朋友以后过马路要有大人陪知道吗?”放下孩子,梅长苏弯腰心有余悸的拍拍小不点的头。

但是小不点一直低着头,也没回应。梅长苏觉得有点奇怪,看身高应该也有五六岁了,不可能还不会说话,但也没多想,只当是吓到了。

“我们先去旁边的长凳那吧,有什么坐下来说。”蔺晨尽量平静的说。不知道为什么,刚刚看到梅长苏冲向路口的一瞬间他竟然本能地感到心里发凉,浑身微抖,喉咙就跟被掐住了一般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太不正常了,从来没有这样过,无法控制的本能。

“嗯,好。”梅长苏抬头看了眼蔺晨,感觉他脸色似乎有点不大对,“你没事吧?”

“我怎么会有事。明明是你跑出去救人。”

梅长苏感觉自己莫名听出了点责备的意味,但又觉得奇怪,只当是错觉。

“小不点,要不要坐上来。”梅长苏拍拍另一边的空位。

一个小孩子在大晚上的一个人四处乱走,一直低着头也不说话。怎么看怎么不正常。

“或者我抱你?”也不知道为什么,梅长苏觉得自己对这个脸都还没看清的小孩有种格外的亲近之情。

“不说话代表默认啦。”说着就把手伸到了小孩面前,看来是真的打算抱。

蔺晨只是看着,他感觉得到梅长苏很喜欢这小孩。

没想到梅长苏的手刚刚碰到孩子,小脑袋就抬起来了。

长凳后面的路灯发着明亮的光,清清楚楚地照在小孩脸上,梅长苏几乎是看到脸的一瞬间就被定住了。

这张脸分明跟小时候的飞流一模一样!

“.......飞......飞流?!“梅长苏又是激动又是欢喜,还有些不确定。真的会这么幸运吗,让他既能遇到蔺晨还有飞流?

可惜小孩只是懵懂的看着他,对名字没有丝毫反应。

“你认识他?”蔺晨疑惑。

“我......我以前认识一个跟他长得很像的孩子,叫飞流。”

“你确定是他吗?我觉得这孩子似乎.......有些不太正常,“蔺晨顿了顿,见梅长苏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才继续说,“反应比较迟钝,感觉什么都不懂。“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来,梅长苏却知道。

“的确是这样,飞流他,一直比常人反应慢点。”梅长苏已经可以确认眼前的孩子就是飞流了。上辈子捡到飞流的时候他便已经灵智受损,这辈子没想到还是这样。他还这么小。

他想起曾听一位老人说过,七魂六魄中,一魄主灵慧,丢了便生生世世也没了。他那时也只是听听,却并不相信这些魂魄之谈,如今看来......

梅长苏心里一阵难受。

“那,你打算怎么办?”蔺晨也心疼这个孩子,但他更受不了突然沉默的梅长苏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悲凉气息。

“我要收养他。”是无比坚定的语气。梅长苏甚至没去思考飞流这辈子有家人的可能性。显然,这么晚还让一个智力不足的小孩在外面乱逛,随时面临各种危险的,就算有也是极其不合格的。

蔺晨当然也想到了这点,但他没料到梅长苏对飞流在乎到了这个地步,叹气,“可是现在我们还不清楚他的处境,收养不是件简单的事情。至少得先弄清现况,这么晚了还是回家再说吧。”

况且,以梅长苏的条件根本无法收养飞流,光是年龄条件便差的远了。只是蔺晨没说。

他大概需要打几通电话。


TBC.

迫不及待让飞流出场了,虽然本来就打算把飞流也写进去,但比原来想的提前了很多,突然就想写了2333

因为写这文的时候也没拟个大纲什么的,一直是想到哪写到哪,全凭心情,所以感觉有点收不住了,这线拉的长了点.......写到这才是个头,而且我其实已经尽量收拢提前了哎。但既然承诺了不坑无论如何也会做到【一部分来自强迫症的怨念】虽然看这架势,不能坑你们,大概会把我自己给坑死==

估计不是“小”长篇了,得是“大”长篇【手动再见。

慢慢写吧。

有耐心的小伙伴谢谢啦。


评论(9)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