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一

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

【蔺苏】快递苏的逆袭之路18

18、

陆言这几天很烦恼。

原因不是别的,追究起来还得算在他自个儿身上。自从他把梅长苏骑马的视频发出去后,没想到竟然把自家小魔女——他亲妹妹给招上了。

他妹名字倒挺斯文的,叫陆语,但活脱脱就一不省心的,从小没少给他惹麻烦,陆言也从此变身背锅侠。

陆语一直知道她哥是星辰经纪人,可惜对这事一点兴趣也没有,所以从不像其他人那样缠着自家哥哥“捞点料”八卦什么的,这也是唯一让陆言松口气的地方,他就怕陆语在这事上也不放过他,不然就是真的要命了。经纪人的一切工作都是需要保密的,这是基本职业操守。别人还好糊弄,可陆语不一样,不说她缠人本事天下无双还精的很,光凭是他唯一的亲妹妹,陆言从小就惯着她所以才会背那么多锅也无怨无悔这点,也够呛。

结果没想到这次陆语竟然会“破戒”,还是为了梅长苏。

“哥~”

一听到这称呼陆言不禁打了个颤。

“说吧。啥事。”

握着手机的陆言尽可能让自己的声音表现的冷漠无情些,最好能让陆语知难而退,虽然他知道这有些不切实际。没办法,只要陆语一用这个语气叫他哥,准没好事。天知道他宁愿被陆语叫一辈子奇奇怪怪各种各样的外号,也不想听这声”哥“,连霹雳小淫娃都比这中听多了。

“嘿嘿我这不是想你了吗。”

“哦,我很好。可以挂了吗。”要多无情有多无情。只是小祖宗的电话他可不敢先挂,不然得被电话轰炸一天。

“哎,你出去大半月了也不想我,电话都不来一个。我可是很想你啊哥。”电话那头的声音还透着些委屈。

即使深切了解自家妹妹德行,也知道这话十有八九都是装的就为了接下来的套,陆言听了还是忍不住心里一暖,连带着声音也装不下去冷硬了。

“没多久就要回来了。你大学刚开学还习惯吗?”

陆语从小古灵精怪,就算大部分都是用在玩和闯祸上,但成绩倒是一直没落下过,这也是陆言一直挺骄傲的地方。今年暑假刚刚参加完高考,考的还不错,最后上了第一志愿的一所重本,主修计算机专业,学校就在他们本市。只不过大一通常要求住校,他平时也没什么假期很少呆在家,他俩爸妈更是常年在国外,所以陆语也懒得回家了,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学校度过的。

“从开学到现在你都没来看过我。”陆语幽幽地补上一句。

“........”说起来每次他抽时间想去瞅瞅的时候,这丫头都在外面浪。

“也就那样吧。哎。学校食堂肉好少,感觉裤子都松一圈儿了。”

“........”除了远在国外的爹妈每个月都给陆语打一笔不少的生活费外,他自己还会额外给一些。最不缺钱的就是陆语了,打死他都不信这挑嘴丫头会在学校委屈自己,学校外面的餐馆保不齐都被吃遍了。

“我室友每周都回家,她家还是在隔壁市里呢。”

“........”感情她在外面玩的不想回家了,最后还得怪自己。

陆言简直比窦娥还冤。

不过他很聪明的闭嘴了。

后面铁定跟着小祖宗下的套,不能被编进去了。

“算了,我直说吧。哥你还没送我毕业礼物。”

陆言一听这个在松口气的同时又隐隐有些疑惑,真有这么简单?

“这个好说,之前我问你你不是一直没想好吗?只要你想好了随时都可以跟我提。”

暑假陆语一填完志愿就被爹妈接出国玩去了,跟陆言也没碰上几次面,自然礼物什么的也被搁置了,独留陆言一个人在国内马不停蹄的开始接工作,可谓心酸。

其实在负责梅长苏之前他已经很久没接收过艺人了,一直是挂职休假。原因是陆语快要高考,虽然请了保姆,但还得有亲人陪着看着才行,高考不比儿戏。他也不好让爹妈经常两国来回跑,看着都累的慌,就自己申请在家照看妹妹。陆言年纪不小了也稳重,兄妹俩自小感情好,陆语自己也愿意,爹妈几番考虑之下就答应了。故而高考前的那段时间陆言一直没上班,但星辰既不是搞慈善的也不是国企,之所以还能让陆言一直挂着职完全是因为他在星辰实际上是有点股份在的。不多,但也能保个职位。知道内情的人很少,大家一直以为是陆言在公司有人脉,和某些高层交情好,所以也不觉得有什么,毕竟以前陆言工作量就不多,属于比较自由的那挂,带的都是比较听话的艺人。

“诶那个不是最近有个视频还挺火的嘛。”

“什么视频?”

“就你们公司那个梅长苏啊。别跟我说你不认识。”

“........”岂止认识啊。陆言闭紧嘴不说话。

“别装哑巴啊哥。”

“你之前不是说要毕业礼物吗,怎么跑题到这儿来了。”陆言想转移一下话题,直觉告诉他扯上梅长苏不是件好事。

“对啊。我要求很简单,帮哥节省点娶媳妇钱,给我点梅长苏相关东西就行了。比如签名照啊,私下照片啊什么的。如果你能让他跟我聊会天就更好了嘻嘻。”

“........呵呵,这要求还挺简单的。”陆言自动忽视了最后的要求。要个签名照当然简单,怕就怕在他这个以前从来不追星的妹妹突然追起了梅长苏,按她的性子以后事儿肯定没完没了,况且等梅长苏真正出现在大众媒体眼前的时候,自己是梅长苏经纪人的身份估计也瞒不了多久,到时候才麻烦。

不过能唬一时就唬一时吧,希望他妹只是一时兴起没多久就忘了。

陆言顿了顿,假装淡定道,”可是我跟梅长苏根本不认识啊,估计挺麻烦的。”

“得了吧霹雳娃,我不说穿你还真演上了,明明是经纪人咋总有颗爱演戏的心呢。”陆语恢复了平时调侃自家哥哥的语气,“梅长苏最近在外面拍十里长亭,同一时间你也恰好在外地出差,你俩一个公司,他刚出道不久,你也是不久前接的工作。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梅长苏经纪人,俩人天天见还敢说你们不认识,啧。当我傻?”

“.......”现在十八岁的小女孩怎么都跟人精似的。”

“你放心吧,我其实就是不小心看上了你家艺人,没别的。”

就是被你看上了才有问题。陆言在心里嘀咕。

“签名照什么的我都可以给你,但只此一回,没多的特例。不要仗着你哥的身份想套更多东西,你哥好歹一个经纪人也是要有职业操守的。所以你得保密不能跟别人说......”

“我知道,我不就是想当一枚合格的粉丝嘛,签名照那是必备呀。哥你当了那么久经纪人我什么时候烦过你,这次只不过是刚好是喜欢上你带的艺人所以才走了点后门嘛,下不为例。“眼看着自己老哥有停不下来的趋势,陆语连忙打住澄清自己。又补上一句,”陆老大放心,我是绝对不会套取‘军事机密’的!只要你回来的时候别忘了带上我的毕业礼物就行,我也不着急,体谅你们外面不方便寄快递啥的。”

“........”话都被说完了,他还能说什么。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陆言每天都会收到自家小妹的骚扰短信,表面上看是对他这当哥的嘘寒问暖,实际上全是暗戳戳地在关心着自己偶像。

没想到他妹也成了枚脑残粉。

结果陆语还义正言辞地回道:“我这明明是亲妈粉!”

倒戈的可谓相当快。

梅长苏自然也知道了,可开心。毕竟能给陆言起个那么有特色的名字的人绝对不是等闲之辈啊!

一下子签了好些照片,还让陆言拍了几张私下的照片直接在网上传给他妹妹。

简直把陆语高兴坏了,更加坚定了自己的追星之路,补粉丝知识补的异常勤奋。

无比盼望着她哥早日回家,说不定她也能跟着瞅瞅梅长苏真人了。

结果没成想在最后几天出了事。

十里长亭的拍摄一路可谓十分顺利,几乎一天都没有耽搁过,为了赶进度甚至比原计划硬生生节约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算上之前在影视城拍的一个月再加上这里拍的一共接近俩月基本就已拍完,最后几天只剩下一些补景和需要完善的镜头。

其中一个最重要的镜头就是需要梅长苏吊威亚。

这种古装戏只要涉及到打戏的基本都要用到吊威亚,因为长亭的戏份梅长苏之前就已经吊了不少威亚,只不过其中有一场后来发现镜头有些穿帮,一向精益求精的张铭决定重拍一次,就放在最后几天了。也不是什么难事,已经习惯吊威亚的梅长苏自然没意见。

况且这最后几天梅长苏本来心情就极好,只要一想到回去就能见到蔺晨和小飞流他就高兴的找不着北了。这个月以来虽然和蔺晨一直是分隔两地的状态但梅长苏自我感觉他俩关系反而是更进一步了,说不上来什么原因,也许是时间的催化作用,也或者是几乎每晚都有的视频聊天发挥的作用,他能感觉到蔺晨对他的态度更亲近了些,他们之间的氛围也似乎更自然了。比如他们的对话越来越随意,除了聊些生活和工作的琐事还会讲些有趣的事,反正无论什么都能说上好一会时间......

然而当他终于憋不住逮着陆言讲他的“自我感觉”时,一反常态的,既没有打趣也没有嘲笑,陆言什么都没说,只是表情有些不自然。

“你今天怎么了,感觉有些奇怪。有什么事吗?“

“嗯?没,没什么。大概昨晚没睡好吧,今天有点分神。”

“哦,那你今儿就好好休息吧,白天不用跟我出去了,反正我拍戏你也干不了啥,都最后几天了也没什么事。”

虽然梅长苏看陆言的样子老觉得他有事。

“嗯,也行。那我在房里多呆会,迟点再去找你。”

“陆哥你可以不用来的。”

“这不行。我迟点来,就这样。”陆言说完就没动静了,梅长苏也没再多说什么,看了看时间准备出去了,“我先走了,有事打我电话。”

“嗯,今天要吊威亚,注意安全。手机......就别拿出去了,带上不方便,我不在没人帮你看着怕弄丢了。我到时候估摸着时间来看你。”

“吊威亚有什么好担心的,我都吊过多少回了。你就好好休息吧。”梅长苏笑笑。

确定梅长苏走了,陆言才急忙又拿出手机,使劲盯着新闻页面久久不能回神。

头条新闻标题赫然写着“惊爆星辰总裁蔺晨已有未婚妻,近日更一同出席某典礼”。配图更是醒目的不得了,分明就是他们老板和另一个见都没见过的女人挽在一起的样子。

这他妈是什么东西?!陆言心中简直有千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以前从来没听说过他们老板有女朋友的事,怎么就突然冒出个未婚妻了?!不科学啊卧槽!要不是今早突然被这重磅炸弹轰炸了他和梅长苏的感觉其实是一样的,更何况他一直觉得老板对梅长苏是有感觉的,他俩这样下去是很有可能在一起的,还以为阿苏的愿望终于可以实现了,结果......

简直他妈的神转折。

如果这样的话老板你每晚都定时来找梅长苏视频通话是干毛!别以为他没看到视频里的老板是有多不一样!而且长苏显然很习惯看到这样的老板。老板你是要干什么啊,不娶何撩!

陆言忍不住在心里狠狠吐槽。

而且看梅长苏的样子是根本就不知道这事。得亏梅长苏平时不怎么上网,今早还没看到新闻。陆言心里担忧死了,虽然不让梅长苏带手机可以防范一时,但不久总会看到的。

好在没几天就要回去了,希望能把这几天糊弄过去等回去了再好好问问......幸亏戏已经差不多结束了,这小子一心就想着他老板,万一以后知道了演戏状态不知道得被影响成什么样儿。

又仔仔细细看了遍头条新闻,咋这么糟心呢。

哎。


“长苏,今早家骆跟我说想先和你拍吊威亚那场戏,你觉得怎样?”梅长苏一到片场张铭就问起了。

“没问题啊,这有什么。”

“好,你不觉得太突然就行。本来这场戏我是放在后面想先等你们准备准备再拍的。“张铭笑道,”那你和家骆先提前准备一下吧。虽然是重拍,但这场戏有些难度,除了吊威亚还要在梁上跳来跳去的,你们先对对台词,道具组还在搭台。”

“嗯。”

梅长苏在片场环视了一圈也没见到陈家骆,正打算先独自温习一遍台词的时候陈家骆不知道从哪儿突然冒了出来。

“长苏你来啦!”

“嗯刚到,听导演说你早来了,怎么刚刚没见到人影?”

“我去厕所了。还在后面偷听到个劲爆消息哈哈哈,是关于你们老板的,要不要听?”

“关于我们老板?”

“对啊,一开始我听后面那些工作人员八卦的时候还不相信呢,结果手机上一查发现还真是!”

梅长苏心里一紧,“什么八卦啊?”

“就是你们老板有未婚妻的事啊!我说你们公司的应该比外界清楚些吧,我们这些外人连你们老板谈恋爱都没听说过,结果一下子就冒出个未婚妻简直跟投炸弹一样。简直深藏不漏啊。”

梅长苏从听到第一句便被震住,以至于后面陈家骆说的什么都听不见了。

“你是说......蔺晨?”好不容易才缓过来,梅长苏强自淡定。

“你们老板除了蔺晨还有谁?”陈家骆一副不解的样子,摸出手机,指了指新闻里面的图片,”喏,这不就是你们老板嘛。我们之前还一起吃过饭,哪能忘了。“

梅长苏一眼就看到了那异常醒目的标题,配图更是刺眼,脸色渐渐有些发白。

“你也是一点没听说过吗?难道都没看出来过吗?”陈家骆看梅长苏整个人都呆住了,又道”那你们老板把未婚妻藏的可真好。不过这样也好,说明你们老板肯定特别爱他未婚妻,所以才会这么一直保密,毕竟娱乐圈嘛,蔺总身份又那样,保护着些始终没错。现在公开了说不定是马上就要结婚了,估计不久我们就能吃上喜酒啦哈哈。“

梅长苏闻言脸色更加苍白,艰难地扯了扯嘴角,”是吗。”

这么久了,他都不知道原来蔺晨早就有未婚妻了。就连昨晚他们视频通话的时候他都一点没看出来没听出来他有爱人了。

他自以为已经比较了解蔺晨,以为他俩关系已经算是很不错了,可现在他才发现,他其实什么都不知道。

他的家庭,他的感情,他的一切。

他们之间好像隔着很远。

说起来也不过是认识了不满三个月的朋友而已,或者是关系比较好的上下属。

梅长苏有些自嘲地想。

心里却难受的不听使唤,心脏像被某种东西死死掐住了一样,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

怎么会是这样呢?


TBC.

熬到现在才码完,感觉脑袋快要爆炸了。








评论(20)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