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一

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

【蔺苏】快递苏的逆袭之路19

19、

“老板阿苏出事了!”

蔺晨这边还正在为“被订婚”的事闹得烦心不已的时候,剧组那边早已一片兵荒马乱。

梅长苏是在陆言眼前摔下来的,从道具组临时搭起的梁上。陆言没想到梅长苏的戏份会提前,等他急匆匆赶到现场想要看着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平时梅长苏拍戏都十分细心谨慎,偏偏这次出了事,这怎么不会让陆言多想。

然而他却没有时间去想,他的脑海里不断回放着梅长苏从梁上摔下来的场景,手脚冰凉,麻木的依靠本能安排一切,通知老板。看着现场陷入一片混乱,心中惊惧的厉害。

梅长苏不同于他带过的其他艺人,他一直把梅长苏当作弟弟来照顾,可是这一次他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个人从那样高的梁上摔下来。

即使在很久以后,每当陆言回想起那时的梅长苏都不禁一阵后怕。

一动不动地躺地上,身下全是血。



【十里长亭主演梅长苏在片场意外受伤】的消息没多久便散布在网上,和蔺晨有未婚妻的消息撞在了一起,带来了不小的冲击。

而两个当事人此时也出现在同一个地方──距离片场最近的某医院。

只不过一个在急诊室里,一个在门外。

“到底怎么回事?!”还没走到跟前蔺晨就忍不住急问。他一听闻梅长苏出事后心中便狂跳不止,堵的厉害,来不及问其他,只要了医院地址便飞奔而来,就想快点见到人。似乎这样才能让心里没那么多时间去感受那突如其来的、猛烈的莫名悲痛。

“拍戏的时候……从几米高的梁上摔下来了。”尽管有些不忍,末了还是加上一句,“脑袋着的地。”

蔺晨用手抹了抹脸,闭眼,“里面有动静吗?”

“还没有人出来过。”

“嗯。”蔺晨点点头,脚步有些凌乱的走到手术室外面的长凳跟前,调整了一下呼吸,“我们坐着等等吧…他一定不会有事。”

陆言看着神情难掩颓靡疲态的老板,心中五味杂粮。蔺晨向来一副冷静淡定的模样,在外总是将自己收拾的服服帖帖,如今的样子却是……

他想了想又道,“剧组当时乱成一锅粥,我没有人让其他人跟着来,就我随行救护车来了,余下的留给张导处理了。”

蔺晨抬眼,皱眉沉声道,“你怀疑事出有因?”

“那您相信这真的只是一出单纯的意外吗?”

“……”事发太过突然,距离他得知消息到赶来医院也不过几个小时,他的心始终吊在那里担惊受怕,其余的他甚至都想不到那么多了。

“反正我不信他会无缘无故的出事。况且这场戏之前他拍过应该更没有问题才对,阿苏对待拍戏一向是再谨慎认真不过了。”

“当时的场景你看清楚了吗?”蔺晨的声音有些发冷。

“事发当时太过突然,我根本来不及注意到其他。”吓的他几乎动弹不得,哪有精力想多余的。“后来又跟着上了救护车现场只好让张导去留意了。在梁上拍戏保护措施肯定是有的,但没想到威亚竟然断了。”

是了,威亚!

蔺晨和陆言几乎同时想到,如果真有人害梅长苏的话威亚是最好动手脚的地方。只要让保护带上系着的威亚稍微没那么牢靠,长时间的吊威亚一定会出现所谓的“意外”,并且很难让人发现,只会以为是威亚本身的问题。

蔺晨寒声道:“这件事我会处理。先看看都有谁动过威亚。”

陆言没有说话,他心里还有些疑惑。梅长苏以往每次吊威亚都会认真的快速检查一番,说他比一般人更加仔细没有丝毫夸大,怎么这一次就偏偏没有发现呢?

就在两人陷入一片焦急的沉默中时,手术室终于有了动静。

一看到有医生出来两人立马紧张地站起身。

“谁是家属?”里面走出的白大褂问。

“他是孤──”陆言还没说完便被打断了。

“我是他老板,他的所有事都由我负责。”

医生看向蔺晨,“病人情况不太好,脑部受创比较大,现在虽然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但不确定什么时候能醒过来,以及──不知道会不会有后遗症。先在医院观察几日再说吧。”

蔺晨点头,一颗心落下又上去。不过转念一想只要没有生命危险就已经很好了,余下的总会有办法的。在这方面他有认识的专家,到时候可以把梅长苏接去继续治疗。小县城的医院能力资源有限,能保住命已经很是不错了。

“谢谢医生。”

陆言保密工作做的比较好,一直到梅长苏被暂时安排住院了都还没有人找过来,无论是想探望的还是想探秘的。

“他现在需要休息,那些打扰就免了。”蔺晨坐在特护病房里的沙发上,布满红血丝的眼睛直直盯着旁边病床上的人,“他那些剧组的朋友就更不用放进来了,谁都有嫌疑。”

“嗯,我知道。但消息早已经传出去了,记者什么的我都可以拦住,可网上那些……”

“网上的你不用管,我会让公关部盯着,只要没被有心人利用就行。”

“那您用不用去休息一下,换我守着就行,您已经一天没休息了……”

“不用,我在这里等消息,派去的人正在查。”

陆言心道你恐怕不是在这里等消息,而是想一直在这里等到他醒来吧。

虽然知道这样不好,但蔺晨毕竟是老板他也管不了那么多,况且人也不会听。

心中叹气。

看老板这样,说他是因为对属下关心负责才这般尽心尽力恐怕任谁都不会信,更何况这人还是对外一直冷心冷情的蔺晨呢。

那未婚妻又是怎么回事?陆言忍不住想到。一直没看到蔺晨有动作,恐怕是默认了吧。

他却没想到蔺晨压根儿没时间处理这事。蔺晨以为这种子虚乌有的小事顶多就刚出来那会儿网上热闹一下,因为某些原因已经开始频繁接触网络的蔺晨一开始确实被网上闹得有点烦心,但这种烦心很快因为梅长苏出事给忘的一干二净,而后又一直忙着梅长苏的事,哪里还有时间处理自己的事。

“我在这里看着他,去忙你的吧。”蔺晨执拗的要继续守着,陆言也没办法,只好先行离开。

看着一直躺在那儿没有丝毫动静的梅长苏,一向冷静自持的蔺大总裁第二次满心焦躁郁结而不知所起。两次情绪失控都是因为同一个人,且来的突然,蔺晨觉得自己恐怕忽略了什么东西。

可惜他现在没有时间深入思考,他只想着如果过两天梅长苏还没醒过来自己是一定要把他接走的,那些人总会有办法。

“飞流还在家等着你,你再睡下去我可瞒不住了。”他揉揉因为长时间不休息而充血的眼睛,扯了扯嘴角,“我说,你该不会是想偷懒把飞流让我带吧?这我可不答应。带孩子多累呀,他又只要你,这一个月真是折腾死我了,一直绷着面子没说而已。”

在外人面前惜字如金的蔺大总裁对着病床上的人絮絮叨叨,不知疲惫,好像停不下来了一样。

“还有啊,我其实真不算什么好人,如果你打算一直睡下去不要他了,我一定立马把他送走让别人带。”

可惜梅长苏什么也听不到。

他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把前世足足走过了一遭。结局还是一样,最后他死在了战场上。

不一样的是,他还梦到了今生。

还是跟现在一样,他再次遇见了蔺晨,一步一步的接近他。可是就在他想要告白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蔺晨突然恢复了前世记忆。

他拒绝了梅长苏,一字一句道:“是你先丢下我的,我也不要你了。”

梅长苏拼命的想要留住他,可惜没有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蔺晨约会,订婚,娶妻。过程漫长而难捱,每一天对他而言都是折磨,偏偏梦里时间走的太过缓慢,让他犹如被凌迟,痛苦不堪。

最后蔺晨有了孩子,抱着小小的一团站在他面前,笑的残忍:“你看,这是我的孩子。”

即使是在梦中,他也能感觉到那撕心裂肺的痛楚。

梦里的梅长苏终于疯了,被关进了精神病院,整日对着墙壁傻笑,疯疯癫癫的一遍又一遍地叫着蔺晨的名字。

最后的最后,不知道他这样疯癫了多久,有一天蔺晨终于来看他了。

站在他面前,不发一言。

梅长苏却像是突然恢复神智一般,对着眼前人笑嘻嘻道:“你走吧,我再也不留你啦。”

……

他知道自己在做梦,因为他清楚自己绝不会如梦里这般软弱无能,更不会让蔺晨真的娶妻生子。他在一旁冷眼旁观甚至嗤笑着梦里的自己,他哪会这么容易就疯癫,就放弃。

说他自私也好,疯狂也罢。

去你大爷的,老子死也不放手。

无论蔺晨怎么折磨他,他都会受着,这是他该。他什么苦没受过?这辈子只要能待在蔺晨身边就好了。


TBC.

对不起让小伙伴们等急了。

真的不是我吊胃口,实在是上一次凌晨四点过更完没几个小时后我就踏上了另一个地方的行程,然后开始了早出晚归的日子……钢针,暑假过的比上学还累十倍不止。

前几天好不容易有一天空闲,结果…被老妈押着去做了理疗【是的,别看我年纪轻轻,肩椎腰椎颈椎就没一样是好的=_=

然后第二天又去了另一个地方……就我现在呆的地儿,我已经在这儿过了三天非人日子,没有wifi没有空调,热的要死,连电脑都没带因为就这里也用不上。好在信号还不错能用用流量,所以这章用了手机更……才发现自己以前每篇打的字数还挺多的,用手机断断续续摸了俩下午的字才摸出这么点来,还不知道达到往常标准没

这么热还要出去东奔西跑,简直日了狗,最后成功中暑,随即发烧。感觉自己跟烤乳猪一样,故写这个的时候脑子也不太清醒2333

其实我也挺想更文,早完结来早超生。相信我,能阻止我更文的唯二原因就是没时间没条件啊!每天脑补不停可就是没法写。

这一部分的情节是早就想好了的以及虽然我常常想到哪儿写到哪儿,但大概和必要的情节还是一开始就想好要加进去的。比如随后的都是在想到要写这文的时候就已经决定要写的。

所以不会坑。【费尽心思说这么多还是为了表达我的忠贞不二,我知道有些小伙伴大概是被坑怕了,所以老私信我以此确定我真的不会拍拍屁股走人

可我真的不会拍屁股走人啊摔!我表达的难道还不够明确有诚意吗(ಥ_ಥ)

看在我带病坚持熬夜更文的份上,就相信我吧

不过进度照样是不能保证的。












评论(38)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