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一

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

【蔺苏】快递苏的逆袭之路20

20、

大概是梦境太过漫长难熬,等艰难捱到好不容易的结束后梅长苏的意识便陷入了混沌之中,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

守了两天病床的蔺晨实在没了办法。

明明已经没了生命危险,为什么还是不愿意醒来呢?

“老板......”

“转院吧。”

他之前总觉得梅长苏会很快醒来所以才愿意在这小医院里多等两天,然而现实却非如此。整整两天两夜,梅长苏没有丝毫动静。

蔺晨心中惶然。

最终他们还是回到了H市。作为全国经济中心的繁华大都市自然有着与它地位相匹配的医疗水平。

蔺晨用了些手段将梅长苏秘密安排进本市最顶尖的医院。整层楼只有一个病房,保密工作自是没话说。里边设施更是一应俱全,蔺晨除了必要的工作需要回公司处理以外其余时间都耗在了病房,办公睡觉,简直把这里当成了自个儿家。

陆言心想梅长苏要是醒来看到这幅光景估计会乐得蹦上天。

你看,他这么紧张你,还不赶紧醒来高兴高兴。

想着想着又有些心酸。明明前两天还活蹦乱跳的一个人怎么转眼就一动不动了呢?

事故发生至今调查也只是在暗里进行,毕竟在查清原委以前不宜做出什么大举动,况且这牵扯到了整个剧组,对外声明只能暂定为意外。

外界讨论的再激烈对于梅长苏的现状却仍是一无所知。


“拍摄本来就已经到尾声了,最后几天不过是补拍所以对整个电视剧的影响不大。阿苏的戏份不会受到任何影响,由于播放日期要配合早就定好的寒假档,现在已经开始进入后期剪辑了。”经常光顾病房的陆言成了唯一能跟蔺晨说上话的人。

“他的戏份当然不会受到影响。“蔺晨冷笑,”就算躺在病床上他也是十里长亭唯一的大男主,后期宣传一样不能少,谁也不能盖掉他的风头。“

“那发布会......”

“不是还有一个月吗,他一定会醒过来的。”蔺晨看着病床上的人顿了顿又道,“就算......醒不来,最中间的位置还是留给他的。所有的,都不能少了他的名字。活动宣传也不能让别人顶替了去,空着就空着,违约金我们付。”

陆言心里感动的同时又不由感慨,老板果然财大气粗啊。

“还有,公司最近事儿会比较多,刚好我老同学要回国,就请了来帮忙,公关部今后就由她负责,以后你俩需要打交道的地方很多,今天就由你去机场接她吧。”

“嗯.....啊?!”有些分神的陆言一脸懵逼。

“名字叫钱九,下午三点的班次。电话以及给她安排的住址我待会儿传给你。”说完转身又开始处理手边的文件。

陆言只好收拾一下准备去接人。

只是万万没想到名字这么爷们粗糙的实际上是个女人.......还是个性感利落的大美人。

举着牌子的陆言看着站定在他跟前的女人迟迟没有反应过来,一脸呆傻。

“你就是陆言吧?我钱九。”也许是欣赏够了陆言的蠢样,美人歪歪头,笑的一脸兴味。

“你,你好。”陆言条件反射地伸出手。

钱九看着伸过来的手,挑眉。手长的不错,修长且骨节分明,跟这人的斯文气质还挺搭。

陆言却是理解错了,以为自己唐突了,有些尴尬的想要将手伸回去。

结果被一把握住,“叫我阿九就行。”语气中带着些笑意。

“阿,阿九。“说完陆言就想呼自己一巴掌,怎么今儿说话就没利索过。

“我们走?”

“当,当然!”说完一把拎过对方的行李箱,直直转身往前走。

钱九看着前面走的僵硬的背影,笑的更欢了。

陆言一边开车一边时不时地用余光注意旁边。钱九从一上车就开始摆弄手机,嘴角一直往上扬着。

也不知道什么事儿这么高兴。陆言有些无聊的想。

-蔺大猫你助理跟你画风完全不一致啊,比你可爱多了。

-陆言是经纪人。

-哦?

-梅长苏的经纪人。

-老狐狸。

敲完这仨字儿后钱九就退出了微信页面。老同学一点都不好玩,老算计自己,还是旁边这个有意思。

“陆言。”

突然被叫住名字,陆言险些手抖。“嗯”了一声当作回应。

“你是不是还有个妹妹叫陆语啊?”

方向盘有点不稳,“你怎么知道?”

“猜的,你爸妈取名字还真省事儿。”说完又自顾自地乐起来。

陆言:“.......”

说好的高冷女王呢?

陆言觉得自己被这人的外表给欺骗了,深深地。

“说起来,我们以后要常合作也算朋友了,我应该叫你什么好?称呼全名显得生疏。”

“........”不知道为什么,陆言有种不好的预感。

“阿言?小陆?小言?”

整的跟个小言女主一样。

“就叫我陆言吧。”

“那叫阿言吧。”

两道声音一起响起,陆言无法,只能道“你喜欢就好。”

“你不习惯?”

“没有。”

“我家乡习惯用阿字开头称呼人。”

“挺好。”说起来他也经常称呼梅长苏为阿苏。

成功糊弄人的钱九女士心满意足的将座椅往后靠打起了瞌睡。

只留下一边开车一边胡思乱想的陆言。

阿言,听起来确实亲切挺多。

还没人这么称呼过他。


“钱,阿九。”

“嗯?”其实在陆言停车后钱九就醒了,只不过一直等着想看陆言会怎么“叫醒”自己。

“到了。是老板安排给你的住址,先送你回家休息,明儿再上班。”

“我这位老同学总算贴心了一次。”佯装自己刚睡醒的钱九偏头对着驾驶座上的人笑,“今儿真是谢谢你了。”

“不用——“

“要不要上去喝杯茶?”

“啊?”话还没说完就又被截胡的陆言有些反应不过来。

“上面应该是收拾好的,我还是比较相信老同学的人品。所以很方便。”

“我......“想了半天陆言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复。

“算是谢谢你今天来接我,以后工作还有很多需要合作的地方。”

说起来钱九是负责公关部的,陆言一想确实如此。

“那就打扰了。”

“没有的事。”钱九笑的眼睛弯弯的,看起来瞬间像小了很多。

其实钱九光看脸的话不过二十四五的样子,皮肤极好,不过是周身气场比较强外加打扮便让人觉得成熟。

陆言愣了一下便又觉得今天自己似乎发愣的次数有点过多了。

“我让你叫我阿九会不会有点装嫩?”钱九一边往前走一边打趣后边跟着的人。

“怎、怎么会!”陆言心说你看起来比我还年轻。

“那你为什么不叫我的名字?”

“.........阿九?”

“这就对了。”钱九突然停步往后一转,对着陆言,“没事多叫叫我的名字,这样以后叫我的时候就习惯了。”末了又加上一句,“阿九比钱阿九更好听些。“

........陆言觉得他俩今天的聊天似乎都集中在讨论名字上了。

像是知道陆言在想什么一样,钱九笑嘻嘻道:“忘了说,其实某方面而言我有强迫症。对于感兴趣的人,我一定要先弄清楚彼此的称谓才行。”

所以,这个“感兴趣”是个什么意思?

.........老处男陆言可耻地红了耳尖。

结果自然是无人来解答这个小问题的。

一直到坐在钱九的公寓里陆言都有些恍恍惚惚,然而还没等他真的喝上一杯茶蔺晨的电话就来了。

“陆言,林殊是谁?”

“什么?”

“算了,你过来吧。长苏他,醒了。”明明应该高兴至极,然而电话那头的声音却有些奇怪,陆言纵使不解也没时间去想了——梅长苏终于醒了!

激动的浑身有些发抖的陆言一把站起身来。


十分钟前。

“你说你叫什么?”蔺晨忍不住再次问道。

“林!殊!双木林,殊途同归的殊。堂堂赤焰军少将的名字你都没听说过吗?”床上的人顶着梅长苏的脸一脸骄傲地说着另一个他从未听说过的名字。

“等等,你让我静静。”他刚刚从洗手间出来就看到梅长苏坐在床上,东张西望,表情是他从未见过的戒备。他甚至还来不及拥有各种情绪诸如激动失而复得等等就被一句“你是谁”给彻底打败了。

原本以为是遇到电视剧里的情节了,没想到情况远比其复杂。失忆就算了,还精神错乱地把自己当成了另一个人!关键是还一脸信誓旦旦。

恕他愚昧,还真没见识过这种情形。

可他又不敢贸然叫医生,只是单纯的失忆还好,梅长苏这个状态估计会被当成精神病。

蔺晨决定先由自己弄清楚,只要人醒了一切就好办。

“你先告诉我此处为何地!”

“医院。”

“什么?”

“治病的地方。”蔺晨换了个解释。

“我没病!”

傻孩子,一般说自己没病的通常是有病。

当然蔺晨也就在心里说说。

“嗯,我们只是防患于未然。”

“我要离开。”

“去哪儿?”

“这是哪儿?”

“医院。”

很好,话题又绕回去了。

“不管,我要回金陵!”

“没听说过。”

“大梁的国都你都不知道吗?”

“......没有这个国家。”

“什么?!”

事到如今,林殊也明白过来自己目前所在的地方是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即使语言基本相通,可眼前的人以及这个白色的房间连带着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显示出不一样,彻底地。

可他却一点都不害怕。

眼前这个人让他感到安全。这让上过战场杀过敌的少将百思不得其解,明明他不认识这个人,信任却像是与生俱来一般,对于他来说太不寻常了。他不是会轻易相信陌生人的人,尤其还是在这种陌生的世界里。

“你还没回答你叫什么名字。”

蔺晨没想到眼前这个“林殊”接受能力还挺强。

“蔺晨。”

“姓蔺?琅琊阁跟你有什么关系吗?“

“.......”虽然不忍心打击眼前人,蔺晨还是如实回答道,“没有这样东西。”

“林殊”泄气似的垮了下肩膀。果真是,完全不一样的。

“那还真是巧,我爹曾经有位好友便是姓蔺。这个姓氏少见我便以为你们是有联系的了。”

“你爹?”

“赤焰军主帅林燮!”语气又恢复了满满的自豪。

“你还认识谁?”

“多了去了。霓凰,景琰,景禹哥哥,言伯伯,景睿,豫津......还有刚刚跟你说到的蔺伯伯,虽然没见过人但我爹经常提到他。”

蔺晨皱眉,这么多人名不像是随便捏造的,更不会是一个精神错乱的人能罗列出来的。况且这个“林殊”在跟他对话的时候思路清晰,语言流畅,应变能力也很强。要不是他认识梅长苏,蔺晨大概会真的相信这个人就是他口中的林殊。

“对了,我想起来了,蔺伯伯名字叫蔺渊和!”

“什么?!”

蔺晨死死盯着眼前人,一脸不可置信。整个人都凌乱了,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父亲的名字?


TBC.

老阁主的名字是瞎编现起的

本来今天码不完字是打算明儿继续的,没想到刷微博刷出糖!探班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简直满血复活!所以立志一定在睡觉前码完嘻嘻

前天回的家。回来真凉快连空调都不用好星湖!然而病还没好,烧退了其他毛病又出来了,牙龈肿喉咙痛.......反正每次生个病都是缠缠绵绵个没完。去它喵的!

所以这两天决定在家休息。至于下一章的时间还是不太确定23333

因为我母上盯我盯的很严,这章都更的跟打游击战一样,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说的就是我!熬夜也熬得心惊胆战,已经关机N多次.......一点点动静都能吓坏我【手动再见














评论(27)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