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一

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

【蔺苏】快递苏的逆袭之路21

21、

陆言此时也是一脸卧槽。

事态发展偏离得实在太出乎他意料了,跟脱缰的野马似的。梅长苏失忆就失忆吧,怎么突然就变成了另一个人?

说是脑袋撞傻精神错乱了吧,偏偏言行举止都透着股机灵劲儿,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老板,您确定这是梅长苏?”陆言还想再确认一下,该不会是长得一样的俩人吧?

“当然不是,我是林殊。”

“.......”

蔺晨也是副一言难尽的样子。

刚刚他把大致情况跟陆言说过了,可惜任谁都不敢轻易相信。

“梅、林殊,你刚说你是哪来的?”

“金陵林府。”

陆言心道敢情还是个古人啊。虽说看梅长苏演戏看多了知道他的演技有多好,也一直觉得他本身就有种古人风韵,但眼前的确确实实不像是演的。

“那你还记得在此之前自己在干什么吗?”

自称为”林殊“的人皱眉,苦思冥想了一会儿才道:“说来也奇怪,我自己也忘记了。记忆里好像少了些很重要的东西,只记得我是林殊了。”

“记忆里最近发生的事情还记得吗?”蔺晨忍不住开口问道。

“上战场。然后就没了,但我总觉得后面还有很多只是我不记得了。”所以突然来到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也没有让他过于惊慌,心似乎比大脑更适应这里。

“你真的.....认识蔺渊和?”

“只是听说过名字,人没见过。”林殊看了看眼前这个造型奇怪的人,“该不会真跟你有关系吧?”

“那不是老董事长吗?”旁边的陆言一副见鬼的表情。老董事长怎么跟这突然冒出来的“林殊”扯上关系了?

蔺晨也是一脸纠结,他到现在都没想明白。就连之前的梅长苏都不一定知道的名字怎么这个“林殊”反而知道,还说是琅琊阁的阁主。偏偏无论是梅长苏还是现在的林殊都没见过他老爹。

“老、董事长?”

“我家老爷子。”

“还真是你爹的名字啊。”林殊咧嘴笑了笑,明明还是同一张脸,却是少年味十足。

蔺晨心中一动,问道:”你现在年纪应当是多少?“

“十七。”

难怪。

“连年龄都不一样,该不会——”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陆言问道:“你见过自己现在的样子吗?”

林殊身体一僵,摸了摸自己的脸,茫然道:”我、我觉得好像有那么点,不一样。“

蔺晨找了块镜子出来,林殊盯着这个奇奇怪怪的东西,”这什么玩意儿?“

“类似于你们的铜镜,里面照的就是你自己的样子。“

“你确定?!”林殊看着镜子里的人一脸不可置信。

“看样子还真不是。”陆言叹气。这都什么事儿呀。

不过林殊的注意点显然又拐偏了,“为什么我头发跟你们一样短!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怎可、怎可这样?!”他以为自己只是来到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没想到连自己的外貌都变了不说,装扮还跟这些人一样奇怪。

“.......“

“你要不要休息一下缓冲缓冲心情。”陆言好心提醒。这孩子看来打击不轻啊。

“我饿了。”

“........哈?”这孩子不单思维跳跃还心大。

“我先给你削个苹果吃,饭得等会才能到。”蔺晨估摸着他醒来也该饿了,相当自然地拿起床头柜上的苹果就削了起来。

“这个是苹果?好吃吗?“

“就是一般的水果,你吃了就知道了。”

林殊咽了咽口水,有些羞赧道,”那,还有橘子吗?“

“你喜欢吃橘子?”

“嗯。”

“我去买!”陆言自觉举手,顺便出去静静。这事太超出作为无神论者的陆言的认知范围了,整个人还有些轻飘飘迷瞪瞪的,他需要好好理一理思路。

老板的适应能力似乎比他强,看他在那儿淡定地边削苹果边跟“林殊”聊天就知道了。临走前的陆言毫无心理负担的想。

“所以这个身体的原主人是谁?”

“梅长苏。”

“你喜欢他?”

蔺晨猛地一阵咳嗽。这孩子不按常理出牌啊。

“为什么这么问?”

“想要确认一下,如果你喜欢他的话,那我占着人家身子也太不好意思了。”

“.......”蔺晨顿了一顿道:“我不知道。”

“没有直接否认的话就是默认咯。”林殊啃着苹果念念叨叨,“看你年纪也不小了,怎么磨磨唧唧的。”

........蔺晨很想把苹果抢回来扔了。

“不过你放心,我有直觉应该占不了这身子多久,你那人很快就会回来了。”

“我也这么觉得。”蔺晨淡定接口,否则我怎么还会有闲心跟你聊聊天。

林殊闻言翻了个大白眼,“无趣。”

“要不你再睡会。”说不定醒来就好了。蔺晨默默补道。

“本少爷睡不着。”这人算盘也打的忒明显了。自己睡了那么久了好不容易醒来怎么说也得再玩玩。

“你刚不还说自己占着人家身子不好意思吗?”蔺晨直言。

“那也得我睡得着才行啊,才刚醒来多久啊哪那么快就又睡着了。”林殊啃掉最后一口苹果,“况且我昏迷了这么久早饿了,怎么也得吃饱才行呀。”

主要是这个世界的东西新奇又好吃,林殊还想吃。

蔺晨秒懂,噗哧一乐,“待会儿你的饭就到了。”

言下之意是吃饱就可以走了。

“你放心,”林殊眨眼,“我是不会阻隔你们情人相见的。”

.......蔺晨简直不想说话。

林殊吃完苹果有了点力气便更加坐不住了,动了动腿想下床四处逛逛。

“只能在这个房间里活动,不能出门。”蔺晨看出他的意图。

林殊挑眉,“哟,搞软禁呢?”

“谁叫你占着的是他的身子,梅长苏身份特殊暂时不能露面。”

“啧。”林殊瘪瘪嘴,准备下床参观参观这个奇怪的大房间。

谁知道脚刚碰到地整个人就直直栽了下去。

“长苏!”坐在旁边的蔺晨一惊,急忙接住了往下倒的人。

抱到怀里才发现人已经又陷入昏迷了。

“长苏?长苏!”蔺晨心急,生怕这突然昏迷是有什么问题,正准备按铃叫医生来的时候,怀里的人突然有了动静。

悠悠转醒的梅长苏一眼就看到了距离自己很近的那张熟悉的脸,“蔺晨?”

“你终于醒了?!”蔺晨心里激动,梅长苏总算回来了。

“我不是要死了吗?你怎么救活我的?”

“什么?”蔺晨觉得有点不大对劲儿。

“还是说你又研究出了另一个根治火寒毒的法子?”

蔺晨愈发混乱,”什么火寒毒?长苏你在说什么?“

梅长苏心里疑惑,觉得眼前的蔺晨似乎有些不同,这一注意才发现蔺晨的装扮很是奇怪。

“蔺晨你......”

蔺晨心里一慌,该不会又出现什么问题了吧?

“为何这副装扮?”梅长苏从蔺晨怀里起来,“还有这是什么地方?”

完了,这熟悉的问题蔺晨觉得又回到了之前遇到“林殊”的时候。

“等等,”蔺晨将搁在旁边的镜子放在梅长苏眼前,“你确定自己是这个梅长苏?”

“里面的人是我?”

“对,里面照的就是你现在的样子。”

“.......”梅长苏沉默。

蔺晨手有点抖,“也不是你?”

梅长苏深深地看了眼蔺晨,“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成了这副打扮,但这模样确实是我。”

“你认识我?”

“化成灰也认得。”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怎么觉得现在这个梅长苏的眼神十足深情毫不掩饰?

“咳,”蔺晨勉强定神,“除了我,你还记得什么?”

“所有。”

“......”

“那你怎么会不知道这儿是哪里?”

“难道我应该知道这奇怪的地方吗?我也是第一次见到。”

蔺晨心里一惊,”你还记得醒来之前发生的事吗?“

“当然。”梅长苏声音低了下来,“我以为自己死在了战场上,最后是你陪着我。”

战场,又是战场。蔺晨现在可以确定这个梅长苏的情况大概跟林殊差不多了。

可跟之前的林殊又不一样。

这个梅长苏,有同样的名字,同样的外貌,还同样知道他。

蔺晨觉得自己似乎抓住了什么东西,又什么也没抓住。

“所以这儿到底是哪里?”

“治病的地方。”

“我,好了吗?“

蔺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一切都太混乱了。他感觉自己被绕进了某个漩涡里,出不来,想不通。

“蔺晨,到底怎么回事?”

梅长苏自然也察觉出古怪来,无论外界怎么变化他都不介意,可是蔺晨也变了,变得似乎不认识自己了,他感觉他们两之间好像隔着很远的距离。

“我是蔺晨,”蔺晨有些艰难地说道,“但好像不是你以为的那个蔺晨。”

“不会,我知道是你。”

“或许是我,但可能不是现在的我。”蔺晨语气苦涩,“你难道没发现我们之间对不上吗?我不知道你说的火寒之毒,也从未上过你说的战场。你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什么意思?“梅长苏声音有些颤抖。

“我们大概不在同一个时代,之前隔着很长的时间。现在的世界没有你说的那些东西。你觉得现在的一切都很奇怪也很正常,这才是最正常的。“

梅长苏到底是梅长苏,很快便理清了其中意思,镇静道:“所以我其实已经死了,现在类似于魂穿?”

蔺晨一愣,“大概吧。”

“可是这个身体无论长相还是名字都跟我一样。”

“嗯。”

“你也是一样,跟我以前遇到的蔺晨一样。”梅长苏见蔺晨表情有些轻微变动,继续道:“所以有没有可能,我是这副身体的前世,你是我说的蔺晨的后世。”

投胎转世,他们俩还是在一起了。

蔺晨脑中的那根线似乎连在了一起,“那你认识林殊吗?”

梅长苏表情有些奇怪,”我就是林殊啊。“

“什么?!”蔺晨猛地站起身。

“你现在不知道也很正常。”梅长苏解释道,“不过以前你是很清楚的。”

“到底怎么回事?你既是林殊又是梅长苏?”蔺晨急切道。

“简而言之就是,我先是林殊,后来改头换面成了梅长苏。”梅长苏不想说太多,他觉得现在的蔺晨不需要陪他承担这些“前事”。

蔺晨心中大震,这一切都超出了他的想象。所以其实林殊和这个梅长苏都是同一个人,那他所认识的梅长苏也知道这些吗?

不对,如果真是投胎转世,他应该和自己一样,什么都不知道。

他们竟然是,早就认识了的?

难怪他第一眼见到梅长苏便有种熟悉的感觉,且认识他以后自己也很久没做过那个缠绕他多年的梦了。

那个梦会不会就跟他的前世有关?

蔺晨念及此正想再问个梅长苏一二,转眼一看才发现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又睡过去了。

.......


TBC.

关于阿晨的梦,在15章的时候有提起过一句作为暗示,所以不是突然冒出来的啦

其实昨天就在码字了,可是后面的删了没有要只好今天继续写。本来想设定林殊和梅长苏都是历史上确有其人,可后来想想bug太多,光是重名这点就很难圆回来毕竟之前就没有作过任何铺垫。

不过今儿写的是早就想好有这一出的,不然的话阿苏可能永远不会跟蔺晨讲他们的前世,蔺晨也永远不会明白自己的梦境。阁主的梦是个很重要的因素,以后会慢慢港的。

理由说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就想玩玩人格分裂2333

这章大家等久啦,上一章发了后我发现大家思维都发散的比较广,只不过跟我不在一条线上😂我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因为怕剧透( ´•̥̥̥ω•̥̥̥` )所以就没怎么回复,但每一条评论我都很认真的看过,谢谢小伙伴们的热切讨论,你们的评论就是我更文的动力呀!不过说起来我还是上学的时候最闲,这个暑假估计不会安生,等开学的时候我的进度估计又能恢复了嘻嘻

【其实今天是有点小心塞的,生了一场病后结果见到我的人都说我的脸长圆了(ಥ_ಥ)谁叫我生病胃口还更好的!















评论(37)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