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一

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

【蔺苏】快递苏的逆袭之路22

22、

蔺晨看着又昏睡过去的人一脸无奈,也不知道下次醒来会不会又变成另外一个人。

梅长苏的状况太过特殊,他不敢贸然告诉医生。虽然事情在外人看来可能太过玄乎,但蔺晨不知为何从一开始就是相信了的,莫名其妙地。这种信任完全出自本能,甚至潜意识里觉得这样也挺正常。

明明他应该和陆言的反应一样,偏偏他无比认定刚刚出现过的“林殊”和“梅长苏”都是真实存在的且跟梅长苏有着莫大的联系,包括他自己。

“长苏又睡过去了?”提着一口袋橘子回来的陆言有些迷茫。

“是又昏过去了。”蔺晨扶额。

“那要不要让医生过来看看?”

“不行,万一醒来又......那样,医生估计会把他当精神病。这是医院不是精神病院,难保医生不会做出什么错误决定,或者让人透了点什么不该透露的口风出去。”蔺晨将自己的担心解释得清楚,陆言一听便懂。

“也是......毕竟长苏情况比较特殊。”陆言顿了顿又道,“老板,那个你有没有想过长苏可能是......人格分裂?”

“不是。”蔺晨回答的很是坚定,陆言听着莫名有些心安。其实他自己也不信梅长苏会突然有了精神方面的问题,但又实在想不通那个”林殊“是怎么冒出来的。

“那为什么会突然变成另一个人?”陆言作为一个从小在红旗下长大,深受马克思唯物主义辩证观熏陶的好青年实在想不出来还有其他什么可以解释清楚这种“奇异现象”了。

“这个目前我也不知道。或许只是一时出现了些混乱,他应该很快会恢复正常的。”蔺晨确实一时也解释不清楚,只好随意糊弄一下,毕竟他现在也有很多想不明白的地方,况且第二个“梅长苏”出现的时候陆言也不在场。直接跟陆言说是“魂穿”大概他也会被当成精神病了。

“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过来......”陆言说着又担忧起来,梅长苏已经昏迷好几天了,好不容易醒来一会儿又不正常,现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清醒。

也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陆言的话,第二天梅长苏总算醒了过来。

“蔺、蔺晨?”梅长苏一睁眼就看到了坐在床边办公的蔺晨,一时觉得不太真实。

拿着文件的手猛地一抖,蔺晨缓缓抬头,像是确认一般的问:“长苏?”声音哑的有些变调。

梅长苏眨眼,“怎么了?“

蔺晨一时有些呆愣,过了好一会儿才按捺住紧张的心跳,“真的是你?”

难得看到蔺大总裁也有这么懵逼的时候,梅长苏有点压不住向上扬起的嘴角,莞尔:“我睡了很久么?”

蔺晨深吸一口气,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后颇为正经的说:“不单睡的久,还要时不时醒来吓吓人。”

“啊?”这会儿轮到梅长苏找不着北了。

蔺晨看梅长苏一脸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就知道这人恐怕也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其实你昨天有醒来过两次,但每次都不是你。”

“什么意思?”梅长苏心里有些慌。

“一次你自称是林殊,还有一次你虽说自己是梅长苏,但跟现在的你又不是同一个梅长苏。”蔺晨直直望着梅长苏的眼睛道。

梅长苏心里咯噔一下,尽量控制自己的眼睛保持同一个视线不动,“怎、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不过无所谓了,只要你现在醒来就好。你先别动,我叫医生来给你检查一下。”按铃后蔺晨笑了笑,“你不知道这几天陆言担心死你了,我马上给他打个电话。”

梅长苏点点头,乖乖坐着不动,眼神却一直放在蔺晨身上,像怎么也看不够似的。感觉似乎很久没有见过这个人了,想的慌,尤其是做了那个漫长的梦境以后。他不知道自己睡了这么久,除了那个梦就什么也记不得了,对于蔺晨刚刚说的情况也是一阵心惊。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一切,说起来他莫名醒来的那两次如果是常人大概就会把他当精神病处理了,而蔺晨还能一直地守着他......

其实他不是不能将这一切全都告诉蔺晨,他不担心蔺晨会不相信他,他唯一担心的是蔺晨会和梦里一样,恨他。

虽然他知道自己无论怎样都不会放手,但只要一想到蔺晨如果真的恨他心里就无法抑制的难受,就怎么也开不了口了。

“你怎么了?有哪里不舒服吗?”蔺晨察觉到梅长苏的不对劲,有些紧张地问。

“没什么。”等到合适的时机,他一定会亲口告诉蔺晨这一切的,否则这对蔺晨不公平。

“医生,他情况怎样?”蔺晨转头向医生确认。

“病人恢复的不错,已经没什么大问题了,后面的日子好好注意修养就行,随时都可以出院。“医生也知道病人身份不便在医院久呆,特意多说了一句。

“谢谢医生。”蔺晨吊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下来了,暗忖该怎么询问梅长苏关于他“意外”的事。

好在陆言动作也迅速,医生前脚刚出门他后脚就到。

进门一对上梅长苏的眼神,陆言就知道这回人是真的回来了。

不由地红了眼眶。

好在,好在。

“陆哥。”梅长苏先开口喊道,眼睛弯成一道月牙,“你怎么粘在门口了。”

“你小子,”陆言忍不住笑出来,“看不出来你小子恢复的挺快。”

“那是,也不看我什么人,自有神明庇佑啊。”

“啧。”陆言嫌弃似的咂咂嘴,坐在了床的另一边,“要不要给你剥个橘子吃,昨儿你——”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陆言闭了嘴没说话,神情颇有些懊恼,他不知道蔺晨早已经跟梅长苏说了。

梅长苏大概也猜到了一些,笑眯眯道:“好啊,我正渴。”

蔺晨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

见梅长苏没有追问的意思,陆言放下心,一边剥起橘子一边唠叨:“你不知道你昏迷的这几天外面可乱了,整天忙得我脚不沾地。现在你总算醒了就没偷懒的时候咯。”

“我还是个病人,你不能这么对我。”

“我看你状态挺好。”陆言将剥好的橘子递过去,一脸不怀好意。

梅长苏求救地望向大老板。

“我去看看刚点的饭好了没。”说完就溜出了病房。

“老板学聪明了。”梅长苏愤愤。

“你也该让老板出去透透气儿了,你醒来最高兴的人应该就是他吧。”

“什、什么意思啊?”

“从你昏迷开始就一直守着你到现在,办公睡觉都陪在你旁边,明明事情比我还多结果愣是一步也没出去过,全是由他一手照顾的你。要不是知道你俩目前的关系,我还真以为你俩是一对了。不过就算真是一对,大概也没这么夸张。“陆言有些感慨道:“还真没见过老板那么紧张的样子。你说老板这是图啥?”

梅长苏听了心里又甜又心疼。

好在自己醒过来了。好在自己睡的也不算太久。

“不是,我说你俩到底啥关系?我实在有些想不通啊。”鬼才信这只是一个老板对下属的关心,普通朋友也没这样的,就连身为经纪人和好朋友的他自己都没法做到寸步不离。

“不知道。”说到这个梅长苏又有些黯然,他突然想起出事之前看的那篇报道了。

“之前我还以为老板是有未婚妻了所以也不敢想太多,结果看到老板这么紧张你我又觉得没那么简单,后来又去仔细调查了一下才发现根本没什么未婚妻——”

“什么?!没有未婚妻?所以那篇报道真是假的?!”

陆言感觉出点不对劲儿来,“什么报道?你当初也看到那条报道了?”他那天明明瞒得很好,梅长苏去拍戏的时候也没带手机,怎么就看到那条报道了?

“我去片场后,有人给我看了那条报道。当时看的比较急也没时间去求证就开始拍戏了,之后就一直心心念念着。”蔺晨就是他的死穴,就算他再聪明第一眼看到还是会忍不住被乱了心神,尤其是还有那张照片......而他根本不认识上面挽着蔺晨手的人,所以就怕真的是蔺晨暗地里结交的女朋友。虽然后来他一直告诉自己不要犯蠢对那些新闻就轻易信了去,但还是忍不住分神去想,越想就越魔怔,连梦里都在害怕。

“所以这次真的只是意外?你因为心神不宁不小心踩了空?但威亚怎么回事,碰巧就没那么结实?”一开始他就怀疑有人故意害梅长苏,后来依老板说的去查了有谁动过威亚,然而因为在荒郊野外,片场除了道具棚就没其他的,周围根本没安装监视器,只好询问当天在场的工作人员。只是大家都没特别注意过,且去过后场的人也挺多,陆言自个也没查出个所以然来。只好大概整理了一下名单给老板看看,谁知老板第一个怀疑的人就是陈家骆。可陆言实在想不出陈家骆有什么理由这么害梅长苏,平时他跟梅长苏的关系也不错,至少是没有任何冲突及不和的,就算知人知面不知心但至于这样恶毒吗?

这下听梅长苏说拍戏前看了新闻才导致失误的也不由怀疑是不是真的只是自己想多了。只是不知道老板怎么就会怀疑陈家骆了,他也没见过陈家骆几面吧。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我想我应该知道是谁了。”

陆言瞪大了眼:“你是说真的有人想——?!”

“不然哪有那么巧的事。”梅长苏轻笑,“刚好就给我看了新闻,刚好将那场戏提前,刚好威亚就出了问题。我再怎么心神不宁分寸还是有的,况且越是演到后面我就慢慢缓过来一些,脚下一点打滑依靠威亚明明可以稳住,结果却是直接断了.....”

陆言惊的说不出话来,他没想到这场“意外”竟然有这么多巧合。

“所以那个设计了这么多巧合的是谁?”陆言缓过劲来心里气的慌。又觉得自己真是蠢,戏莫名提前拍了当时他怎么就没怀疑过原因。

“陈家骆。”

“真特么是他?!“

梅长苏一脸莫名,“怎么,你也怀疑过他?”

“不是我,我他妈怎么也没想过是这混蛋,是老板第一个就怀疑的他。”

“.......”媳妇儿咋那么神?

“气死我了,你说该怎么处理这混蛋?“

梅长苏有些哭笑不得,“大哥我们现在什么证据都没有,全靠推测,虽然我们自己觉得八九不离十了,可并没有什么用啊。既然你们有所怀疑我想你们肯定在我昏迷的时候就已经查过了,但目前看来应该什么证据都没有找到吧,否则也不会只靠蔺晨的一个猜测了。“

“........“说的好有道理竟无法反驳。陆言这么一想更气了,“难道只能忍?!你当初摔成那样,这混蛋可是要人命啊卧槽。”

梅长苏嘴角一勾:

“你觉得我像那么善良能忍的人?“


TBC.

对不起各位,这次等太久啦。

上个月除去月初那几天我在外旅游玩【说起来这还是暑假唯一的乐趣了因为之前出去都是为了拍片,累死个人不说还热成狗,不是中暑就是发烧】后面的日子基本都在水深火热之中实在没时间更。先是要把小学期的实践项目完成,写报告啊什么的,然后还要做后期,剪片配音什么的,然而这些到现在都还没完成,因为还有我们小组单独申请的另一个学校项目.....【现在想来也是作死,怎么就那么想不通加入了呢.....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上个月月初旅游完就去拔智齿了!太他妈疼了!疼的我啥都不想做只想葛优瘫!四颗智齿,左右各两颗,这边好了又去拔那边,足足用了差不多一个月,到现在都还没好,因为右边也是等左边好的差不多了才拔的,就是前几天.....

然而自己选的项目,痛哭也要做完【科科

所以这个就落下了2333已经很久没登过lo了,如果没时间更文我其实是基本连lo也不会上的,所以现在才看到催评,感谢还有愿意等我的小伙伴,虽然之前并没有看到....我个人而言是完全不反感催更的,看到还有愿意等我的小伙伴其实是挺高兴,虽然催更可能对我没啥用因为我大概也看不到2333

我唯一不太能接受的大概就是不停私信问我是不是要弃坑的,因为真的这个问题我已经保证过很多次了,毕竟这篇文我唯二能保证就是【HE、不坑】

进度是永远无法保证的,但绝对不会太久,比如一年半载什么的....这次应该是最久的了吧哈哈但愿

再次感谢一直等我的小伙伴

PS.过几天就要开学,事多,所以下一更估计不会来的早。









评论(32)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