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一

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

【蔺苏】快递苏的逆袭之路24

24、

隔天梅长苏就办了出院手续。

身子到底是健康的年轻人,恢复得快,梅长苏随之便精力十足地投入十里长亭的正式宣传,余下的事自然就留给蔺大老板去处理了。

有些事他觉得蔺晨其实都懂,他不急,可以等。

粉丝见到他出来自然是喜大普奔的。梅长苏也是第一次意识到这个世界上,除了身边的人还有很多他不认识的善良可爱的人也在关心着他,等待着他。这么一想,就愈发觉得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都不是事儿了。

“看你这红光满面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偷偷去哪儿度假了。”陆言见梅长苏精神满满的样子心中感慨,不由得调侃道。

“躺了那么多天,想精神不好都不行,剩下的宣传期我都不打算睡觉了。”梅长苏一边在微博上回复安抚自己的小粉丝,一边玩笑道。

陆言知道他是心里急着想弥补前段时间的缺席,也就没说什么。

“这件案子已经上告,过不了几天网上就会知道,到时候少不了又是一场恶战,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

“这有什么好准备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错即错,难不成他还能翻天?”在梅长苏看来,这种证据确凿的事儿实在没什么好做文章的,倒不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就变傻白甜了,而是在他看来一切已成定局,证据确凿不容辩驳。

但他到底低估了网络颠倒黑白的能力。


当晚一个名为【八一八某位M姓白莲花】的帖子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上了各大八卦论坛头条。

帖子里开头简单介绍了这位M姓新人,说是在最近正宣的大IP古装剧里一人分饰两角的男主,话题度一直挺高,出道即男主。虽然没有明说是谁,但也只差将名字打出来了,这码解得就跟没有一样,稍稍知道点梅长苏的明眼人都看的出来。紧接着先是质疑了梅长苏的身份学历,说他身份不明,三大影视院校中并没有他的档案记录,更不可能是所谓的杜黎得意门生,还有“认识”梅长苏的知情者爆料他以前不过是小快递员,甚至出具了公司的工资条截图证明,让帖子的可信度上了好几个档,截图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梅长苏三个字。

算是彻底解了码,明明白白地开始针对梅长苏。接着又重新挖出前段时间指其靠潜规则上位的黑料,断言梅长苏是靠金主和炒作混出名头,否则一个毫无背景毫无根基的小快递员怎么会突然成为大男主?再然后甚至怀疑这次“事故”也是故意安排的一场炒作,因为到目前都没有流露任何相关消息,一直封的很紧不说连相关司法机构都没有介入其中,说明这不过是为了吸引注意及同情的一场独角戏炒作罢了。帖子的最后还半开玩笑道讲不定这次的“受伤”也是为了黑同剧组的竞争对手,没准过不了多久就要开始泼脏水了,简直一举两得 。

暗示性不能更强,一下子将话堵的死死的。

原帖出自某匿名论坛,这论坛本来就以揭秘圈内八卦而出名,里边儿一堆号称圈内人的所谓廖君,真真假假的帖子层出不穷,倒是吸引了不少吃瓜路去时不时地光顾,占了不小流量。再加之这篇文章字里行间条理清晰,图文并茂,看似有理有据,更是极大满足了一堆吃瓜群众的好奇心,加上水军的推波助澜,一时间迅速扩散到了其他娱乐论坛网站,本来真假不明的匿名贴成了全网推送的“真料”。

“目前就是这种状况,现在删撤也来不及了,反倒会被说是心虚。”

陆言大晚上看到这个帖子气的差点心脏病爆发,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又赶到公司跟公关部一起商量对策,星辰公关部整层楼灯火通明。

“什么阴沟玩意儿,还想在死之前来个鱼死网破,他们大概想的是能泼多少脏水就泼多少,势必将梅长苏搞臭。”陆言恨恨,“看我不弄死他们。”

“别急,”作为刚上任的公关部头儿,钱九一收到消息便火速召集了部门所有相关工作人员,“他们也知道这脏水泼不了多久,所以才能黑就黑,再掺点真料进去,他们知道我们没法全盘否定,只要有一点是真的就能达到目的了。但凡留下一丝怀疑的种子就是成功,毕竟真真假假和在一起最能混淆视线。”

“也不知道这龟孙是怎么查到梅长苏之前的身份的。”

“你当他一个小艺人能查到什么?后面肯定有人。”钱九皱眉,“他傍上的那个金主是不能了,毕竟蔺总在前。”

“就是这个身份我们没法洗,就算现在说那截图是P的,以前阿苏当快递员的时候肯定有不少认识的人,总会被戳破的,不是长久之计。只能认了。”

“虽然表明身份在这种情形下进行多少显得有些被动,但并不代表我们不能做什么。相反,如果我们趁此打感情牌还能赢得更多筹码,等彻底翻盘后舆论自然会偏向我们。就是要麻烦一下杜黎教授帮帮忙了。”

“对啊,杜黎!”陆言猛地一拍桌,“差点忘了他也在其中。只要他出来证明一下,这身份证明上就好上了一半!”

“杜教授跟蔺总熟,让蔺总亲自去说会比较好些。就这样定了吧,我先跟蔺总打个招呼。”

“我觉着不用你说,蔺总肯定自己就已经干了。”陆言心道蔺晨说不定比他们还着急呢现在。

钱九只笑笑不说话。

“那好吧,就这样,我们先明确一下具体细节。”钱九敲了敲桌子,“连夜赶稿,明早9点准时发声明,全网推送。再请杜教授发个微博,那个帖子里的东西除了承认梅长苏以前是快递员这一身份,其余全部否认并追加法律责任,紧接着公布案件流程及相关信息,进展全程直播,一直到司法部门的最终判决。他不是怪我们不公布信息吗?那我们就全部给他们一点点看清楚。”

“这感情好!打烂这群傻逼的脸。”陆言总算真切感受到蔺总拼命将钱九拐到公司来的原因了,做起事儿来比男人还狠。

“所以今晚就辛苦各位了,为了自家公司艺人的清白,未来几天我们一丝一毫都不能松懈,全程监控网络动向,公司旗下各大营销号积极引导舆论导向,方法尽量巧妙些,做的太明显反而弄巧成拙,小组分工我之前是明确了的,大家可以互相讨论一下对策。他们水军用的这么溜,我们也不能输,大不了比比谁的水军更多更厉害,公司不差这点钱。等忙完了一定给大家发个大红包!”

办公室里一片笑声。

“欸被你这么一说,我就没那么气了。”陆言抓抓头发,对着钱九低声说道,“一开始知道的时候简直又气又急,我在这娱乐圈的时间也不算短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明目张胆的不要脸。”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这话放哪儿都没错,他们不要脸我们只能比他们更不要脸才行。”

“比如?”

“那个陈家骆的视频不是还在我们这儿吗。”钱九喝了口水,“老板交给了我处理。本来没想用上的,如果他们能乖乖认罪,那件事我们只等法律去审判就行。可惜他们非要弄个鱼死网破我们当然要成全了,帮忙加一把火越烧越旺也不是不行,反正捅出来吃亏的也不是我们。“

“.......”陆言觉得自己之前还是小看了钱九。


结果梅长苏自己这个当事人还是第二天才知道的。

没办法,古董再怎么以旧换新也总是与现代社会有那么丁点脱轨的,他那晚睡的早,也没人通知他。还是第二天一大早起来看手机发现满屏满屏的都是自己的消息才意识到出事了,而且还不是什么好事。

一脸懵逼的梅长苏还没来及擦擦眼屎看清楚些就被陆言的电话给震醒了,“醒了吧?看到消息了吧。今天你别出门,随时等我电话,除了我和钱九的,还有老板的电话其余你都别接。你听我的就行了,别慌张,网上那些都是假的不用在意,时间一到我们就翻盘。”

陆言是掐着时间打过来的,昨晚也没急着通知是因为他觉着梅长苏刚刚病愈实在不忍心让他受此“打击”,眼睁睁看着自己被黑白颠倒地倒打一耙不说,网上的污言秽语也太过难听,许多不知真假的所谓“粉转黑”只怕会伤了这个才被粉丝感动过的小新人。而且这件事梅长苏确实藏在越后面越好,可以淡化一下集中在他身上的火力。

“嗯,我知道。”虽然还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一向是信陆言的,便没有再多说什么,他也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大概是帮不了什么忙的,越是低调些才好。

说完便挂了电话,梅长苏这才开始一点点看起。

早已练就一颗金刚心的梅长苏心理强大到变态,自然没有陆言担心的那么“脆弱”。

就是觉着怪内疚的,自己恐怕这次又给媳妇儿找了许多麻烦。

说来说去还是这个陈家骆的锅,梅长苏心里有些憋气。

心想,我是不是让他产生了很好欺负的错觉?



TBC.

啊啊啊啊终于赶在这个月前更了一篇文,说起来上个月我也算是更了一篇的,只不过为了在12点断网前发出来,愣是将时间提前在了国庆节前一晚的最后一秒。。。所以时间上成了9月份的了2333

所以让大家久等了。也不是故意拖着,就是特别特别忙,因为决定还是要考研了,所以趁现在还早已经马不停蹄地开始刷实习分了,毕竟我们学校变态到是实习分不够连毕业都有问题。。。整天除了上课就是出去实习,还有各种活动,忙的要吐,偶尔有点时间也不够我磨出一篇文。。。

能等到现在的小伙伴绝壁是真爱,各位小天使谢谢啦。

本来当初写这文的时候,除开前面几篇关于楼台的小短文,这算的上是我第一次写蔺苏,也是第一篇算得上小长篇的文,所以知道自己写的烂但还是坚持写下来了,虽然现在再回头去看觉得愈发不忍直视了2333但我这人比较倔,许下了诺言就不会食言,无论时间过去多久,说不坑就绝对不会坑,我理解你们的担忧,我也无所谓催文与否,相反,知道你们在等我我还很嗨森。

但唯一不太能接受的就是跑来质问我是不是爬墙了。

不要脸的说一句,就算你爬了我也不会爬。为了他们我这种懒癌绝症患者都码起文来了,你让我爬我还觉得自己亏了好吗。

这可是我第一次写文!忍着文笔烂的羞耻写文!都是为了这俩人!

不说蔺苏楼台对我的意义了,光是胡老师,他是我第一个真正喜欢上并追星的国内艺人。我这人轻易不会喜欢谁,但一喜欢上就甩不掉啦。

而且这世上简直没有比胡老师更合我心意的了,漂亮的面孔那么多,他是其中一个,偏偏他的灵魂也是有趣的,这样的人实在太少,我珍惜他还来不及呢!怎么会爬墙!

他们的魅力怎么会有人怀疑!就是能把人圈的死死的啊!

而且我一直觉得来lof发文的其实都只是为了心中那点喜欢,为了能跟同好一起分享喜欢的欢愉,别的真的是什么就不求了。我如果硬要挤时间来写文的话也不是不能,但那样就不是为了喜欢,而是变成了一种任务,就跟高中要求写800字论文一样,难受又难看。我写的难受,你们看着难看。更何况我写的本来就差,还是别再糟蹋啦,虽然进度总是不能保证,但每一次我都会尽量好好写,争取一点点进步,让还愿意等我的人会觉得也不算太亏了。

我知道一路走来可能已经没多少人愿意等了,也或许是圈子太冷逼的人爬了墙脱了粉,但没关系啊,始终会有人留着的,只要喜欢就好啦(* ̄︶ ̄)



评论(37)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