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一

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

【楼台】还债

楼台古装梗

伪江湖。

自认为标题起的很好了,反正特别契合我现在的处境23333


01、

眀台昨晚被雷劈了。

就是字面意义上的被雷公狠狠地劈了一道然后就华丽丽地晕倒了。

此时的眀台则怀疑自己被雷劈傻了,不然为什么一觉醒来发现明明已满弱冠的自己突然小了一圈???

“我的小师弟哦你怎的还坐在床上?今儿掌门要召见我们几个亲传弟子可是不能偷懒躲过的!”

眀台咋听这声音还愣了一下,不可置信地抬头,发现眼前一脸着急地看着他的人确是两年前已经意外去世的二师兄明悦。

“二师兄,我好想你啊。”突然看到昔日疼爱自己的二师兄”死而复生“,眀台心里起伏不小,也来不及多想,又是激动又是感伤,还掺和点委屈。声线是少年人特有的清脆,不自觉中还带了点撒娇的意味,再配上那双泪盈盈的眼睛,明悦顿时觉得自己的心软得一塌糊涂,默默唾骂自己刚刚真是太着急了,肯定吓到小师弟了,不然咋金豆豆都要掉出来了呢?!

父爱(?)泛滥的明悦猛地上前一把抱住小师弟,一脸心疼:“哎我的乖乖小师弟你别哭了,别哭了啊。刚刚是师兄吓着你了,你迟点起床也无所谓,反正师傅他老人家是不舍得责罚你的,要不要师兄帮你把水端过来洗洗脸?”

也是十分的没原则。

眀台瞬间破涕为笑,知道他师兄误会了,心里又甜又酸,吸吸鼻子正想说话就被门口的一声咳嗽给打断了。

站在那里死皱着眉头盯着他俩的正是眀台的大师兄——明楼。

眀台一见明楼就认怂,缩缩脑袋不敢说话了。

“大师兄你能不能收收你的表情,看把我们小师弟都吓坏了。”明悦一脸不认同地看着他大师兄。

他们师兄几个都是从小一块儿长大的,并不存在忌惮一说,有什么话都是直截了当的。

只有眀台因为年龄最小也是亲传弟子中最晚上山的,与几位师兄的相处时间虽说没有那么长,但因着年龄的原因,再加之他长得实在是讨人喜欢,故而门派上上下下包括掌门在内都极为疼爱他,其中又以明楼最甚,做什么都喜欢抱着小师弟,大到陪练武功小到穿衣吃饭皆是亲力亲为。只是这种情况在眀台十六岁后就发生了改变,其中缘由即使眀台自己也想不通,只是在后来的四年里他没有哪一天不对师兄俩的渐行渐远感到难过。因为对于眀台来说,除了后来心中渐生隐秘的那点儿缘由,明楼始终是他最亲的那个人,毕竟从他六岁上山的往后十年里可以说是明楼一手将他带大,他可以谁的话都不听,唯有对明楼是骨子里的无条件信任。以至于明楼要疏远他了,即使再怎么伤心难过,他也只能顺从,他最怕明楼不开心。虽然在那过去的四年里明楼好像一直不怎么开心,眀台也只能做到尽量避开他大师兄,实在是想他的时候才会偷偷去后山看大师兄练剑。

现下再见到自己的大师兄,眀台习惯性地又想躲避。

“都十六岁了怎么还跟个小孩儿一样,搂搂抱抱的成何体统。”

“哼,你就是嫉妒我能抱小师弟。你抱了那么多年也够了吧,让让我们不行啊?”

眀台压根没去听明悦的话,他在听到明楼说到十六岁时就整个人都呆住了。

“十......十六岁?”

方才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悲喜交加下他根本来不及细想。难怪,难怪二师兄能死而复生,难怪他整个人小了一圈,难怪他觉得一切都似曾相识,原来他不是被雷劈傻了,他是真的回到了四年前。

也就是明楼刚刚疏远他的时候。

这个认知很快让眀台如鲠在喉,这么一说,他又得重新忍受四年不能再亲近大师兄的日子,然后再这样一直忍受下去。

可是这样太难受了。

眀台不甘心。

既然有了重头再来的机会,为什么还要忍受从前所不能忍受的?难不成他被雷劈的意义就是再遭一次折磨?

“小师弟你是不是睡傻了,连自己多少岁都不知道。”明悦逗趣道。

眀台看向明悦,心想不仅如此,他还要提前弄清自己二师兄的死因,这一次一定会避免悲剧的发生。

所以重新回到四年前,怎么说他都应该高兴的。

“好了,你们赶紧过来,不要让师傅等急了。”明楼不再多言,转身便走。


“也不知道你大师兄怎么回事,从上个月开始便一直这样,谁也不亲近,一副无欲无求的样子。虽说他从小就面瘫,但自从你来了以后他好歹对你是极为不同的,跟变了个人似的。如今却像是又变回你没来时候的样子了。”走在路上,明悦突然小声说道。

“上个月开始的?”

“对啊,你难不成没看出来?我以为师兄弟中你是最先能感受到的了。”明悦一脸惊诧。

“兴许是大师兄有什么事吧。”

既然是上个月才开始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眀台有些乐观地想。

这次掌门召见他们是为了一个月后的武林大会。眀台深刻记得这次武林大会压根儿不是表面上说的切磋武功,实际上是武林盟主想要在江湖中的青年才俊里为自己的宝贝女儿挑选一位如意郎君。这件事早在一个月前便传开了,大家都心知肚明,偏偏从前的眀台是真的不懂,大家都将他当作孩子也没有向他多做解释。也正是因为不知道所以眀台就没放在心上,谁知道阴差阳错差点酿成大错。

以至于让眀台每当回想这起往事就郁闷不已。

这世上自然不乏想当武林盟主的乘龙快婿之人,更何况听闻武林盟主千金还尤为娇俏可人,可即使是当初只有十六岁的眀台也从未肖想过这点,除却当时情愫未开的缘由,他从小想的也是要一直和大师兄在一起,尽管那个时候明楼已经开始疏远他了。

结果当初什么都不知道的眀台就真的认认真真去比武切磋了,他虽然年龄不大,可到底是天下第一剑派明云剑派的亲传弟子,再加之清高些的或武功在他之上却不愿做上门女婿之人都已早早下台,眀台一路过关斩将竟也冲进了决赛。这时候剩下的都是一心想攀高门之流,虽然也有长相背景皆为上乘的,但在翩翩少年初长成便惊艳众人的眀台面前也免不了沦为陪衬。一剑一笑端的是风流天成,偏偏当事人对自己的美色毫无所知,任其大肆横流,直逼得武林盟主的掌上明珠早早将心栓在少年郎身上。

最后一场决赛还是眀台自己瞧出了不对劲,不同于其他人看热闹的兴奋表情,台下观看他比赛的师兄个个面色凝重,一点也不像是为师弟冲进决赛感到高兴的样子,倒像是痛失宝物的样子???

尤其是明楼,虽然还是面无表情,但眀台就是莫名觉得大师兄像是要吃了他一样,整个人格外阴沉。

难得机智了一回的眀台果断放弃比武。谁知在后面一直偷看的大小姐不干了,直接跳出来说非眀台不嫁。

吓得眀台差点丢了魂。

好在盟主也不是不讲理之人,看眀台确实没那个想法也就没多加为难,怕自家小祖宗继续胡闹丢脸,直接以一句“公子年纪太小,娶妻确为时过早”给打发了。

眀台这才反应过来,急急忙忙拱手作揖想赶紧飞下台。大小姐也是个不罢休的主,见状伸手就想拦人,被武林盟主气急败坏地给拉住了,还没飞远的眀台隐约听到他小声训斥自己女儿道:“人家娃比你还小一岁你好意思这样追着一个小弟弟?!”

空中的眀台:“.........”

最后委委屈屈地蹲在了自家师兄面前。


往事不堪回首,这一次眀台再也不想去参加那个劳什子比武大会了。

“明台你知道了吗?”

“啊?”被师傅拉回神的眀台一脸懵逼。

“你还小,这一次的比武大会为师希望你不要有任何负担,当做平日练习就好,懂吗?”掌门一脸和悦,没有丝毫怪罪小徒弟走神的意思。

原来师傅早就暗示过自己莫当真,眀台心中无奈,”徒儿明白,师傅。不过,既然也不是什么重要的比赛,徒儿能......不去参加吗?“

掌门一脸惊讶,“你当真不想去?”这种比赛眀台确实没有参加的必要,带上眀台不过是因为不想让自家小徒弟误以为自个儿不受重视,既然徒弟表示不介意,那——“好吧,你就呆在门派好好练武,待为师回来可是要抽查的。”

“谢谢师傅!”得了准许的眀台抿嘴乐得像只小猫儿,偷偷瞟了眼对面的大师兄,看他神情好似一下子放松了许多,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你真不跟我们一起去啦?”结束后明悦偷偷问道,想了想又加了句“大师兄也要去哦。”

“嗯,不去。反正你们过几天就回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儿。”虽然眀台也有点舍不得,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不去的好。况且他也不相信大师兄会明知盟主意图还故意去赢。上一次他压根儿就没比赛,一开始便直接退出了的。

“算了,你不去也好。反正没什么意思。”明悦摆手,“哎,可怜你师兄我还得去装装样子应付应付。”

“嘿嘿你也可以跟师傅说的嘛。”

“你二师兄我可是门面担当,师傅哪会这么轻易放过我。”明悦故意夸张道。眀台也清楚其中缘由,故而只能笑笑了事。

没想到第二天明悦又跑来找到眀台,“小师弟,你猜怎么着?我今儿听说你大师兄也不去了!”

“什.......什么?“

“就是那个比武大会啊!明楼也不去了!你说他身为大师兄不以身作则竟然还学你偷懒,有没有天理了?!看来这次我是......”

眀台也没听他二师兄在那儿说些什么了,只觉得脑子突然有些转不过弯,明明上一次也去了,怎么这次就突然不去了?


TBC.

真的太想吃楼台了,可惜粮太少,心里苦。

只好哭唧唧割大腿肉了。

千万别当古风文看,毕竟连蔺苏我都能写成现代文,楼台就别为难我了233

最后想对各位大佬抱个歉,拖了整四个月竟然还没填快递苏的坑,还另外又来挖了个楼台坑,不过相信我快递苏是不会坑的,这个坑也不会挖的太深,打算几篇内完结,真的再也不想挖大坑了!简直就是坑自己!不是故意拖这么久,过去小半年确实很忙,以及年初发生了件事搞得我实在没心情更文,很久才好了些。

今年对我而言太关键了,没办法糊弄过去,时间突然变得很紧很急也是没办法的事。

现在有点时间又不太想立马就回蔺苏坑,主要是回头看写的真是太烂了不知道该怎么挽回【虽然现在依然没长进==】不知道自己当初为啥会想着写娱乐圈,这圈子真是越来越让人喜欢不起来。

不过还是会继续填蔺苏坑的,只是时间不定,大概也不会写的像最初预想的那么长了,可能到了一个我认为可以的点就能结局了。谢谢还一直在等着快递苏的小伙伴,我以为你们都忘记了,没想到还有催更的盆友,近期内我一定会努力更新一篇的,不好意思啦这次还没更。我经常不在线上有时候无法及时回应,真心感谢你们还愿意等我,我说过就算没人看了我也会努力更完的,现在依然如此٩(•̤̀ᵕ•̤́๑)ᵒᵏᵎᵎᵎᵎ

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久没更了粉丝还在断断续续地涨……愧疚(ಥ_ಥ)



评论(16)

热度(84)